這幾天,大家都熱哄哄的討論佔領運動,來到這一刻,應該退還是不退。

「退場」這個字眼,是兩學一佔,還有政府給大家的,大家都被「退」這個字困著。很多人認為佔領運動已經過了很久,社會的意見已開始對運動反感,所以是時候退下來。又有很多人認為,佔領運動已經持續了那麼多天,但還是丁點成果也未有,現在退下來,便前功盡廢,輸得乾乾淨淨了。我認為,大家的意見也沒有錯,社會的確對佔領運動越來越反感,而且來到這一刻,棍吃過了,血流過了,但丁點成果也沒有。

但我想問大家,「退」,對於你來說,是句號,還是逗號?

現在我們可以總結一下這數十天的形勢:
1) 
港共不怕巿民佔領,尤其是佔領行動堅守和理非非,就算是弱智的當了特首,都知道不用怕佔領行動。
2) 港共不打算與巿民討論任何條件,所有商討都是「港共不會讓步為大前提之下有商有量」這個前設去進行。
3) 基於現行基制,法律由港共詮釋及制訂,港共再以此為「依法施政」的理據,在人民缺乏在垃圾會上制衡權貴的權力之下,法庭反而變成港共對付小屎民的刀刄。
4) 法庭雖然明白現行法制的限制,但如現時令法庭權威受損,危害更大,所以法庭只能成為共犯,依法對府異見者。
5) 警犬完全不可信,連同犬監會,犬隻投訴科,甚至整個政府,也已經不可信。
6) 警犬完全不介意光天化日之下與黑五類連成一線。
7) 有本事在金融核心區域運作的金融業企業,全部都有 BCP,佔領對他們從來沒有影響,反而小商戶才是最受傷害。
8) 佔領行動的目標是增加港共運作成本,但全部人都只懂口講,卻完全沒有相關認知,自行閹割對應的行動,主動開路給公墓猿上班,令小屎民突然明白公墓猿原來是那麼熱愛上班。

正如男神子華所說,大家都不是專業的示威者,所以接連犯錯,正常不過。但我們有沒有能力去面對,修正,之後再出發?我們每天都互相提醒要「勿忘初衷」,所有人心中的獅子山精神亦由有心人的協助下重新確立,但之後呢?忙於討論學聯成員的性取向?沉醉在香港核心地帶成為村民?發著帶小屎民過紅海的大台之夢?你問問你自己,你這刻在做的,跟大家那個「真普選」的初衷,相距有多遠。你不用答我,你能夠誠實面對你自己是最重要的。

這刻,我想問多你一次,「退」,對於你來說,是句號,還是逗號?

當大家都明白當下的方法對這個不知所謂的港共完全沒用時,我希望大家試試轉個角度,事情不一定是退,而是轉。我希望大家的答案,都是逗號,而不是句號,之後回家等消息,繼而失望,再不停重覆失敗。不要再被「退」這個字困死自己的思維,計劃遠一點,思考深一點,突破人家強加在大家身上的框框,才會有新的出路。

後記:「遲來的公義本身就是不公義」,被捕是社運的機會成本,而不是勳章。在一個扭曲法治的正拳面前,你還在迂腐的希望用被捕來證明自己的是站在制度上的一邊?問題就在制度上!你發甚麼神經!之前有幸跟隨一些「高人」做左右手,學到的只有一句,就是「做人不要只看到自己下一個糧期,和只看到自己眼前的三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