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老實說,這是我最不想談的性病題目之一,原因不是我忌諱著這疾病,而是在資料搜集時,那些照片,對我這個密集恐懼症患者,帶來太強大的衝擊,老實說,我這篇文章是一面頭皮發麻一面寫的…

由於梅毒是一個很巨型的題目,若果要一口氣把它寫完,我相信在天亮前我也沒有那個把握,所以,還是化整為零,把它拆細來說吧,既然時間多了,可以寫的篇幅多了,或許,我該和大家說說有關梅毒的故事吧。

在很久很久以前(故事總是這樣起首的…),在哥倫布的年代,在戰火裡,歐洲人把天花、傷寒、百日咳等等疾病作為死神的賀禮美滋滋地送了給美洲的印第安人。而印第安人亦禮尚往來,回贈世紀上最可怕的性病,死亡率高達58%的性病:梅毒給歐洲的朋友。

然而,若果是單純從印第安人身上取得的病菌,其實還是很一般而不至於那麼一發不可收拾的,命運沒有偶然,只有必然,上帝要你滅亡,必先使你淫蕩,1495年,法國招攬了大量西班牙士兵,這些士兵,很多都感染了梅毒,成功攻佔了意大利的那不勒斯,你告訴我,作為一個士兵,而你前面全部都是一大群英俊可口的金髮意大利帥哥,你會怎麼辦?

在一輪日以繼夜夜以繼日再日以繼夜夜以繼日的瘋狂式「文化性交流」後,細菌被成功洗牌,菌種出現突變並成為了一代最惡的病菌 --- 梅毒,當時亦名為「那不勒斯」病。

1495年2月22日下午四時:由那不勒斯的大門被攻破一刻,所有病毒學家都記得,這就是梅毒的誕生時間。

這個病菌接下來橫掃了整個歐洲,它最令人頭痛的並不是死亡,親愛的讀者們,正如愛滋病一樣,如果死亡是唯一的問題,那實在是太美好的恩賜了,梅毒最可怕的地方是它會令下一代夭折、到了晚期亦會令患者進入癱瘓或是瘋癲的狀態,換句話說,它不止會大力削減成年人口的勞動力,還會抑制人口增加,1495年往後的數十年裡,歐洲有數個皇朝都是因為這個病而沒落的。

可笑的是,大家都沒有坦白承認自己的問題,法國人推給意大利就叫「那不勒斯病」,意大利人就叫它做「法國病」,荷蘭叫它做「西班牙病」,俄國就推給叫它做「波蘭病」,而波蘭倒是怪責德國,稱它為「日耳曼人病」,而德國,當然把這個帽子扣回她的世仇,就是「法國人病」了。總之,千錯萬錯,都不是自己國家的錯,大家都是扶婆婆過馬路而感染梅毒的。親愛的讀者們,性病不是全民打飛機打回來的,那是課真價實啪啪啪啪啪啪回來的。

所以,你問我,其實有了hiv後是不是可以放心和其他有hiv的朋友瘋狂中出,答案是否定的,因為先不提HIV本身也有分I型和II型,那怕大家都是I型,病菌的特性也有差異,有些兇狠,有些像你office 裡的老屎忽一樣純粹佔了個位置但什麼也不會做,有些帶有抗藥性,有些會跳過急性感染直接潛伏,所以,你把它們洗牌了以後,會弄出個什麼超級惡菌,還真是天知道。

對了,為什麼我會說這麼多關於梅毒的歷史呢?心水清的讀者應該知道,1928年,正式治療梅毒的抗生素之王「盤尼西林」才正式面世,在此之前,若果梅毒真的這樣兇狠,按理說,整個歐洲都應該死光光了,為什麼我們到今天還有洋腸吃呢?原來,到了16世紀末,梅毒竟然突然變弱了,似乎它也發現把宿主殺得太快太慘了,嘗試著和人類共生,所以,才給了人類幾百年的時間作為喘息的機會。

而看來,HIV也有這個趨勢,或許幾百年後,雖然我們不能清除掉HIV,但是它已經不會那麼的致命了。

很有趣地,那怕是現在發明了「盤尼西林」,也開始出現具抗藥性的梅毒了,而它的另一個朋友「淋病」更加叻仔,已經演化出藥石無靈的「超級淋病」。

性、繁殖和死亡,從來都是三位一體,沒有人可以在無死亡的威脅下進行繁殖,正如這世界上沒有無手續費和風險的強積金一樣,我們能夠做到的,是盡量保護自己,滅少性伴侶數目,控制好風險,謀事在人,只好如此了。

下一集的《健康攻防》再和大家聊聊梅毒的病徵和治療吧,stand up please, good bye class!

Reference:
http://zh.wikipedia.org/wiki/%E6%A2%85%E6%AF%92
http://zhidao.baidu.com/question/495633333128525844.html
http://songshuhui.net/archives/72189
http://sts.hhhs.tp.edu.tw/ilin/DocLib4/%E6%A2%85%E6%AF%92%E3%80%81%E5%93%A5%E5%80%AB%E5%B8%83%E3%80%811493.htm
http://zh.wikipedia.org/wiki/%E9%9D%92%E9%9C%89%E7%B4%A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