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所謂學聯、所謂學民思潮,所謂代表學生向政府陳述政改辦法的領袖(下稱學膠),只得初中生級數的政治智慧。

「請你哋尊重台上嘅人講嘢!」
「民主係平等,每個人講嘢互相尊重係民主最佳體現!」

口裏說尊重,身體卻指控台下真正群眾是擾亂秩序;口裏說平等,身體卻要高過其他人,在台下也要站上鐵馬,高人一個頭地辯論。

先評其「尊重台上發言」的謬誤。學膠不斷以此歪論狡辯嘉賓及其失言,又借此審判台下此起彼落的多方面發言,實是無知無恥。

團體決策中,搶發言、喪批評,天經地義。有效的團體中會強制加入「永遠異見者」,專唱反調,透過辯駁去減低少決策盲點。團體迷思的最佳例子係冷戰時期的豬灣事件,美國派出一團精英入侵古巴燒毀導彈基地,卻遭古巴士兵於豬灣完整俘虜200人。事後專家分析,當時政府內部決策局對「專家」意見唯唯諾諾,一味盡信,無正反辯論之下忽略太多軍事、地理上的盲點。

學膠就恰恰是一言堂的表表者,在外在內都如是。

今日學膠提出全民議論糾察之事,壟斷發言不特止,更不斷禁言, 謀殺異見者的特殊團體角色。台下群眾正正可以彌補學膠以其一向高高在上的角度看世界所造成的視野盲點,因為千人的視野總比學膠幾丁友圍威喂睇得更廣泛而仔細。

學膠連日忙於策劃內鬥,又勞碌計劃散場,斷估都無時間睇書,以致上下都缺乏搞社運必備的知識,居然無視團體迷思的威脅及誤解民主概念。

其第二句或許不全是原整摘錄,但亦見其中學膠對民主概念的誤解。

我相信學膠煲劇上腦,混淆天與地之名句與民主概念︰「和諧係一百個人講一百句話而且互相尊重」,學膠對民主的認識只停留於公眾發言權。

十八世紀法國,隱形政府架構逾越地主權力,向民眾收集意見,其亦是放開懷抱,讓公民議論,大嗚大放毫無拘束。但可笑是當年民眾毫無參與政策制定及投票決定之權,講完收集完意見就拍拍屁股走。隱形政府純粹在獨裁之上披上民主外衣,虛有其表。

這情況愈睇愈似學膠今日所做,拘泥於發言機會及尊重與否,豈算是民主?即便學聯落區收落民意,討論升級與否﹑退場與否,那亦不為民眾能決策,只是協助學膠評估其政治資本的量化數據。

再者,學膠的組成辦法本來就非民主架構,理應成立全民議會,實踐真正民主!

詳見:

膠登學民之亂- 香港網絡大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