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是為了希望和平佔領派和勇武派可以繼續合作而來的。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看過一篇講述金鐘人和旺角人分歧的文章

大致是說,金鐘代表著的爭取應有權利的信息和旺角代表著反政府意志的訊息,兩種訊息出來的是截然不同的行動取向,以解釋到現時為止雨傘革命無法順利運作的關鍵。

小弟同意這個見解,亦相信兩派沒有割蓆的餘地,原因是和平佔領派(以下簡稱和平派,也代表金鐘)其實需要得到更多和平外的手法來建立談判籌碼,亦需要大量攻擊和防禦的力量。勇武派 (代表旺角) 自派力量不夠和缺乏談判人才,亦需要和平派的龐大動員力、專業團隊去壯大聲勢和輔助、掩護攻擊。

分歧並不是一切。我相信到現時為止,兩派都能夠同在一個運動或革命上差不多50多天,是能有求同存異的條件的。兩派容不下的,不就是一大群政治彩虹絲,公安,港共政權?

合作日久,大家已經融合成共生共榮的連體。能夠合作,則文武雙全;不能合作,雨傘革命將會毀於一旦。

到現時為止,兩派不斷爆發爭執,兩派都容不下對派的行動不停干擾或打亂自派的目標和宗旨。然而我很質疑一點就是,兩派有沒有「三口六面」談過,面對過這個問題?

兩派一直在自己地方自說自話,說自派是對的,對派是錯的。有對派的人來發表挑釁言論,大家自然去反擊對派,但就算發表意見,講解一下自派的意見,就是鬼,就是挑起內鬥者,亦是自然而然的反擊對派。

事後反問這些人,為什麼不肯談一下,而要只罵不理解,他們每一個,兩派都是同一個調子就是:「哪有不肯談,談過了,他們分明來找碴!」然後就一定指出誰派誰黨的人就是鬼,挑起內鬥分化的一定是對家。

攻擊立會一事,其實我在臉書上跟其他人對答時也說過,這一定是兩派人分歧爆發點。

先不用兩派的看法來看這事。局外看一下。

有群人人數不多,電視畫面上可能是百多人吧。到立會前集合,圍住立會之後,以為阻止網絡23條而嘗試攻入立會,用磚用欄撞擊玻璃。立會議員張超雄挺身阻止,攻擊者拉開張議員,勸止不果,而且拉開其間兩方知道事實是網絡23條不是現在要通過。攻擊者繼續撞擊,出現夠通過的缺口時,有叫著其他人走入立會,但發現沒有人和應,整個靜止時間大約一分鐘左右吧,然後警方趕到,驅散攻擊者和示威者,保護立會。然後警方增援,示威者跟警方推撞,有示威者用物件包括雨傘、工程帽等拋向警方防線,警方直接攻擊示威者。事後張超雄以及其他泛民團體譴責攻擊者。

這明顯見到就是,當中泛民不同意這個攻擊,感覺攻擊者毫無策略和部署,連最簡單的攻擊時間都沒有搞清楚。而且在警方驅散立會前示威者時,有人故意挑釁警方。

我一直很好奇就是,勇武派和和平派一直同用一個名份去宣傳和佔領,甚可以完全不談好大家底線和規則在哪?大家刻意避開不談,就弄至這件事變得兩派都只為阻礙和消滅對方,因為一開始就假定對派不聽自派的忠言。

我敢問兩派,你們都肯定完全了解對派的目標和想法?只憑一己想法,沒有去了解,為什麼就只能消滅對派?

那種感覺就好像之前臉書unfriend事件一樣,自己臉書就是自己世界的全部,勇武派的臉書就是要令所有人都是勇武派的言論,和平派的臉書就是要令所有人都是和平派的言論,然後催眠自己所有人都是支持自己的派別的,沒有其他的聲音,亦不容許異見,更加不用提跟異見聲音商討,最後自己臉書不是自己世界的全部,而是認為是真實世界的全部。

兩派都有個盲點就是,只要消滅對派,對方支持者,甚至民意都會變成支持自派。打壓得越強,反彈力不是越大嗎?簡單道理吧。

既然勇武派是打著雨傘旗號去攻擊立會,不應該先與和平派談一談?就算和平派不贊成,你可以送一個理由讓和平派好做一點。例如如果攻擊時成功了,大家順勢佔領,失敗的話,請和平派統一口徑對外說是藍絲做,或政府做就好了,之餘此類的。勇武派能達到效果,和平派又能得到大義。做法、策略,是一定要談,甚至能夠談的,哪會沒有共通之處?

大家不談,大家就會被對派阻礙,看看張超雄,先不論他是不是為了選票不惜一切,至少他不理解攻擊者做法的意志所在,就會亂說話,講成是一群破壞運動的內鬼,甚至然後各個和平派針對攻擊者,勇武派進行輿論攻擊和排斥。對哦,這些對白很熟悉,因為勇武派對待所有的和平派也是這樣說的。

勇武派和和平派老實說,不是雨傘革命時專有的東西,而是早在多年前勇武派剛崛起時,已經存在,只是雨傘革命由佔領旺角開始,想形象化這種兩虎相鬥的形象。

我之前有一篇也有提及,其實兩派也有搞局者。大家只會找出對派的搞局者,自派的就不理,認為是金石良言,仙人指路。

兩派的搞局者不停挑起對派的不是,作為支持者支持自己的籌碼。這結果就是令兩派之人拒絕思考,變成只為攻擊對家的輿論機器。聽著意見時,第一步不是去想想為什麼要說這個,而是問「你支持哪派」,然後就是對應是自派或對派進行支持或攻擊,已經沒有理智可言。看看高登,根本就是各派鬥爭的衛星合戰場。

放開你們的派系糾紛,放眼看看整局。

學生會是這個革命的最大輿論防禦,沒有學生在場,公安的攻擊會變得更猛烈。而兩派相鬥,會令學生軍心不穩,有機會學生因為見到革命只是為了兩派互鬥,可能會撤走。

勇武派以為公安攻擊就可以放心暴動,但因為勇武派將所有和平派都趕走了,勇武派將會發現自己根本是一群小勢力,莫說是反抗,撐不多久就會撤了,不會有勇武可言。而且勇武派很多攻擊都是毫無理由的。例如攻第一次攻龍和成功,是因為偷襲,而之後食隨知味,不停偷襲,不成功由自可,令公安習慣模式,輕鬆打擊,亦令市民疲憊,跟隨者越來越少,亦不明所以。攻龍和事件其實令和平派反認為亂攻反而失地,因為力量不及,但勇武派急於,亦樂於進攻。以致大台和糾察直接阻礙動員。當然亦因為這一次,認定勇武派有勇無謀,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和平派現時沒有太多爭取的籌碼可用,看看雙學一直想升級但礙於形勢和「想和政府談判」而不停放寬,「俾政府大到」就知。但因為和平派需要保持光環,以便必要時和政府談判,不能夠自己出手做出更猛烈的爭取籌碼行為,只能夠靠勇武派和雙學合作。

泛民,我先再一次不說你們是鬼。我當你們都是為了整個革命好而做出決定。請不要再發出傷害勇武派的言論,你們要記著你們和勇武派都是只為民主而努力,只是方法不同,先不論今次衝擊立會有沒有熱狗在內,但熱血公民真的為了這個革命出心出力,而且努力配合和平派,就單單這一點,就比泛民你們配合得多了。

金鐘大台的存在我沒有太大意見,老實說聽不聽大台,金鐘人自己喜歡吧。但我強烈反對有「糾察」名義之人在金鐘出現,他們不是只宣傳,而是有直接阻礙權力。所有金鐘人因為糾察存在而開始沒有主動了解在場或場外情況,這個是非常恐怖的一個畫面,這跟平日在上班上學沒有理會社會時事,並將所有爭取的責任交給無能的議員一樣,勇武派鬧得好,夏慤村內太平盛世,有人「搞事」就交給糾察處理,不關你們事。記不記得928當時,金鐘是有宣傳叫人小心叫自己糾察的人,就是要大家要自己出心出力理解周遭,不要被有權力的人代表了自己。

金鐘有出現過「行動講台」被抹黑以致「摺檔」。大台可以講,難道「講台」不能講?抹黑講台的人,又來說,如果不是存心搞事的,就請想想說話就是百花齊放,搞抹黑就阻礙言論自由,哪你為什麼要出來爭真普選。

我寄語勇武派的說話就是,溫和派未必是鬼,而是可能他們只能做溫和的事,所以他們的世界就只能溫和,回罵勇武亦未必是鬼。一來就好像勇武派不理解和平派一樣,他們不了解勇武派所思所想,二來就是他們很多都被有心人煽動和接受煽動資訊下的受害者。我想起某個報道問金鐘人為什麼不去旺角,他答因為聽講旺角那班人很亂,又多打鬥,所以不去。勇武派你們自己也會想到一點就是,旺角哪有亂,亂的是搞事分子。但又有幾多個旺角人會向金鐘這些人解釋一下?

我希望你們能夠在這幾段想想誰是自派的搞局之人。而且發現,不理這些人的話,會知道對派的本心也是好的,至少烏鴉自己都是反共的,但覺得叫真普選的和平派,做的路線對我也有利,我就會幫他們一樣。不是要大家對批鬥這班搞局之人,而是想想不理他們。漠視這群人的聲音比攻擊他們更重要,攻擊他們,就會令到他們有藉口繼續抹黑對派或自派。

而且希望大家能夠彼此原諒。昨天所做的可能是錯事,可能今天做出善意,希望去改,或者今次的做法的確行得通。學聯學民,其實一直做錯很多。但在D100中訪問周永康,或者港台訪問黃之鋒和梁麗幗,發現縱使黃梁有批評做法沒有經商討和事後逃脫不負責任,但三者皆有指出,其實有必要的話,升級時,會有破壞公物的決定,甚至會和群眾解釋破壞物件是可以的,只有傷人是不行。不要只看僧面不看佛面,希望內鬥的人會不停指罵他們對攻擊者不敬,和不去做任何升級讓大家等死,而且不會供應對方釋出善意的言詞給大家知道。

我反而覺得三人今次以事論事,知道攻擊者是為了革命而升級的,只是策略不對而已,三人都有想兩派和解之意。這比起泛民的連番指責行為,實在大體得多,顧全大局得多。我亦希望因為這個看法,兩派人士可以讓步。

而不讓步者,就真的有機會是鬼了。他們沒有對派,就只有自派,甚至是只有自己的利益。請你們回想,為什麼你們會幫助學生爭取和革命。原因就是學生不代表某一派,他們只知道爭取公民題名的真普選,單純的目的,而且一遍善念,不要沾污這班學生的善意,衝有這班學生,守亦有這班學生。不像兩派的偏激者一樣,只為著打擊對派而無所不用其極,只為了殺對派殺紅了眼的快感。

上水下火,水火既濟卦,水勢向下,火勢向上,兩卦交融配合,實為完美之合,水火既濟而調和,兩卦好比兩派,和平和勇武各自在同一目標上做事,表面是完美的合作,不過只要抽離一點看,兩派行動未能融合,互相交鋒阻礙,內在亦目標不一致,互相對背,就好似既濟卦的綜卦 (代表對方看這事的角度),和互卦 (代表發生的過程),都是一個火水未濟卦(火在上向上,水在下向下,兩者不能溝通,是為未濟)。

把事情調轉看。既濟卦的互卦,就是達到完美的過程啊。先就是下卦的坎卦為水,為險,即是內部有險,上卦為離卦為火,為明,見內部有險,外人以聰明,文明解決問題。局內人在內而鬥而危,在外者通明,只要大家抽離一下自己的身份勢力,理解對方,並解決自己內部的問題,只要兩派都精明一點肯退一步,了解一下自己內部的搞事者,才能夠最後達至完美配合。

「既濟,亨小,利貞,初吉終亂。」既濟卦,小小的順暢通達,利於守正。最初雖是吉,最終仍是亂。大家永遠都不去理會自派問題和分歧問題,只是架空指罵而不去面對和商討,就好像既濟卦的表象一樣,表面完美,最終都會崩潰敗亂。

所有人的目標只有一個,就是要政府跪下認錯,將真普選搶回來!別無其他!

基於這個目標,所有做法,策略,都要商討。這個才是雨傘革命所種出的精神。

和平派,勇武派,各位,是時候醒了,不要再罵再鬥了。請以大局為重,請放下仇恨不要再攻擊對派,並求同存異去商討策略和攻防,令雨傘革命勝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