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a. patheos.com

via. patheos.com

首先,筆者要在這裡向衝擊立法會的義士致敬。

都說無忘初衷,可是大家記得佔領運動的初衷是甚麼嗎?是為了以公民抗命的手段爭取真普選,務本增加港共政府的管治成本,從而迫使其投降妥協。

衝擊立法會對否?從增加政府管洽成本的前提上,是對的。可惜運動持續月餘,早已失卻天時人和這些客觀必要條件。

對於有社運人士幫警方認人,大台拒絕向衝擊者提供支援,早上泛民更拉齊人馬開記者會跟衝擊者切割,再到到衝擊現場採訪而被屈策劃衝擊的梁錦祥被捕,筆者感到怒不可遏,更幾欲飛的士到金鐘痛罵之。

面書上有義士號召要到金鐘拆大台,情在理在,情者,是懲戒出賣同路人的無恥之徒,理者,是大台沒有基於充分的民意授權而成立,還自組糾察隊,行為日見專橫。

可是,若內鬥規模過大,根本無法估計後果,比起衝擊立法會,變數更大。就算真的拆得掉大台,結束了一台專政,由於村民早有離心,對雨天革命的整體於事無補,反倒只會落得被泛民系統冠以破壞運動、幫共產黨清場等惡名的下場,殊為不值。

運動之初,氣勢如日中天之時,大部分村民選擇了偏安於佔領區,選擇信從學聯三子,以所謂和平佔領為綱,村民不動,政府不動,運動自然進入膠著狀態,漸漸運動發展方向便模糊起來,眼見政府冷待,港豬抱怨聲音日增,村民開始急忙尋找出路,心中開始期望被領導,期待他們所選擇的學聯和三子變身成摩西,帶他們走過紅海。於是,金鐘大台,便在千呼萬喚的需求之下誕生了!根據某位曾在大台上發癲而被拍下片子的女士說,大台還有不可質疑的神聖性!

好比造薑餅人的餅店師傅,他一定得心中先有薑餅人的模樣,才能造出薑餅人來。是村民心中先築起了大台,才容得下金鐘大台。動手拆大台,恐怕就等於與所有信從於大台指揮的村民直接對敵。

真正必須倒下的,是村民心中的大台。唯有等村民都覺悟,擁抱獨立自主,拒絕被領導,金鐘大台就不攻自破,村民目標一致對外,民主才有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