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立即不偏袒任何一方,既不支持也不反對,而「中立」這一名詞,卻有時令我生厭。在雨傘革命一開始,就出現黃藍兩派二分,衍生一番鬥罵和Unfriend潮,而後來就出現了一些代表「中立」的乜柒絲帶。警察在首一不斷噴灑胡椒噴霧及發射催淚彈,望見這些事情都可以說自己中立的,都算了。在往後的時日裡,警察由暗角打人發展到光明磊落地打人,打到示威者頭破血流,甚至下半身沒有知覺,你都可以話自己是中立?你的腦生草的嗎?

這個世界實在太多資訊了,一時三刻難以分析,過了一段時間都難以分辨真偽,逐漸就索性由一開始就去選擇「中立」的一方,但這些人由一開始就去扭曲了中立。我們在生活間接收到的資訊實在太多了,但我們並不可以由一開始就去選擇一個灰色地帶,而是要分析了各種資訊再去判定是黑是白,如果真是無可奈何才去定義去灰色地帶之中。而這些一開始就選擇「中立」的人則不是,他們打從心底地嚮往著灰色地帶,無論遇到甚麼資訊都一開始就去尋找灰色地帶的位置,究竟事件是黑是白已經不是他們所考慮的。

「中立」實在太好了,不用表明自己立場置身於戰場之中、不用被兩方對罵,即使在香港也可以在遠在天邊的離地角度去環視戰況。有時見到有人衝擊就詰好暴力唔應該咁做,見到有人鬧警察就說警察都是打份工,盡量都要和諧。既然你們這麼離地看事物,為何要這麼和諧?不是戰況愈激愈好看嗎?皆因即使他們再如何離地,他們都心知自己仍然不夠錢移民,依然要留在香港這個人間煉獄之中,在成功移民之前都要和諧以防有大事發生影響自己的前程,但是又不想自己被認為是不關心社會,不過又不想得失兩方人士,所以就用「中立」去作為保護色,凝造一個道德光環。

無奈香港就有成堆人陪這些「中立」人士癲,說這些「中立」派有多麼緊要,要去把握他們的支持,把你老母啦,他們趕著儲錢移民啊支持你把撚啊。就是你班人陪這些「中立」派癲,所以他們的道德光環愈來愈亮,愈來愈多人想去加入「中立」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