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涉不涉及政治因素,大家在日常生活中總是會遇見一些拒絕常識的人吧?這個世界實在太大了,即使你一百歲命你亦未必可以廣納十分之一的知識,但有些人經過一段歲月後就會開始拒絕再吸收新事物,不想再去探索這個世界。

最多數遇見的都是年長的一輩,主要原因都是因為自己的年紀所以以為自己經歷的比人更多,輕視著年輕世代的「無知」,周不時無甚麼事都走出來說「我食鹽多過你食米啦!」、「乜乜乜你經歷過咩?」,「你咁細個,比人利用左啦!」,以年齡去作為資格去要你屈服。他們都知道世界是改變著的,自己的步伐開始趕不上世界的步伐,於是有很多都逐漸不再去追趕著世代巨輪,選擇去繼續停留自己的舊有時代,因為無論你從前的時代是輝煌還是平淡,始終都是你會明白的時代。而看見著身邊人不斷去適應這個新時代,望著旁人靈活地操控著自己看不透的智能手機,開始心生恐懼。恐懼著只有自己繼續留在舊有世代,然後被新時代淘汰,於是就試圖去阻止其它人去探索新世界。而他們可以用甚麼東西去阻止?就是他們的年資。無論甚麼事只要不合其意,就以年齡去製造年輕人無知的假象,當然這些方法是作用極少的,甚至可以說是有反效果的,但作用是否真的有,他們從來不在乎,只要做完後心安就行。

而這個現象開始年輕化,在社運圈上有很多人標榜親近黃毓民理念的都是「教徒」去嘲笑其支持者,但其實有很多不同派別的支持者比起他們所嘲笑的「教徒」更像一個教徒。社運圈中不論老幼都有很多政治明星,尤其是年輕一輩因為其「年輕光環」一直都廣納不少支持者,這些社運明星都會得到不少年輕人去視為偶像。其實有「偶像」這些東西不是壞事,作為榜樣去催促自己進步也是正面的,但很多人都會因為其偶像的言論就決定一切,不論是非對錯前因後果,他說甚麼你都聽。他說「衝就是鬼」、「應該撤退」,「大家話好唔好」,無論原因何其荒謬你都照單全收,沒有再思考過他的一言一行。你關心社會實屬幸事,但最後演變成對某人的個人崇拜,一切以某人政治論述為先又不理其荒謬,只要有人去攻擊你的政治偶像就不擇手段去抹黑「敵人」,拒絕一些對立言論而不理其合理,這就是另一種的拒絕常識。

拒絕這個世代總是容易,去認知這個時代總是困難,尤其我們存在於一個多難之秋,網絡上的輿論戰打到天崩地烈,所發出的資訊就算二十四小時細閱都不可能盡知真相。不過我們沒有拒絕認知世界的理由,因為這個時代原本就是我們的時代,如果我們選擇去不認知我們的時代,就只會將這個時代的未來拱手相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