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者見眾人激烈討論前晚衝擊立法會的金鐘衝突,不斷在Facebook , 討論區上掀起種種爭辯。泛民糾察隊一派,指出衝擊者蒙上面罩,懷疑是鬼,揚言要和平理性非暴力。支持衝擊的人後指泛民左膠一派犬儒,揭起議員昔日抗爭的瘡疤,你我互相標籤。美國國會派了中間人尋找學聯到美國聽證會討論香港事宜,學聯也只怕因為顏色革命而拒絕。我幾日思前想後,輾轉後側,提出了幾個角度,好讓港人義士獨立思考。

1.合理通過立法會外邊築起三米高牆。

前日,政府故意放風,排定俗稱「網絡廿三條」的版權修例會議在翌日立法會進行討論。不少市民,什至關心自由的網民給斯見狀,猶如熱鍋上的螞蟻般,急急「吹雞」行動,衝擊立會。另一邊箱,政府官員在立法會會議提出要在立法會門外築起三米高牆,防止人民示威衝擊。不過,此風討論只是雷聲大雨聲小,建制泛民兩派也沒有就以上話題激烈討論,只是如常度日,按章工作。梁特班子一向「快刀斬亂麻」,如斯見狀,當然要故意造起風波,破壞和平佔領,達求警黑清場,加速賣港。香港人即使和平如鴿,但不是省油的燈,遇到多次黑道清場,藍絲挑釁,警棍進擊,仍保持理性克制,井然有序。見所有手段皆慘淡收場,加速港人團結,只好借滲透泛民一團體,和借自發網民,假裝衝擊立會,製造合理藉口。不相信?你看看他們沒有任何裝備,只有面罩手套,拾起鐵馬慢慢撞破立法會玻璃大門,其後受糾察挑撥離間,最後揮就而去。蒙面者是否自發網民,五毛做戲也好,也無從得知。只是,以上一連串的事件太過巧合,跟闖軍營事件一樣。遮打義士不應只看衝與不衝的表象,更應了解背後動機,保持清醒。

2.拾起鐵馬慢慢撞,仲慢慢講道理?戇尻!

本人身為極右抗爭份子,曾參與七一遊行、HKTV集會、反東北、禮賓府、龍和道之役,深知抗爭組織規模分工理應「諗多幾步」,「睇餸食飯」。本人見到數十網民如斯散慢的「吹雞做嘢」,最後被一兩團糾察罵走,最後被點相拘捕,覺得不合常識邏輯。抗爭在乎「兵貴神速,糧草先行」、「一鼓作氣」、「堅持到底」。本來立會有秘道是公開秘密,衝擊立會正門的玻璃,必先用專門工具如攻擊筆,鋼棍、長棍等工具,並力破四角,以收奇襲快攻之效,但眾人慢慢叫一、二、三,用鐵馬撞了一下,逐下逐下爆玻璃。糾察泛民等工作人員一擁而上,到場拉起人鏈,出手阻止,什至惡言相向,問候娘親去阻止衝動村民。衝動村民不敵眾人謾罵,當中有四成功闖入的最後揮袖離去。亦有來自香港示威學院的專頁指出他們見警察從內部魚貫到場,即排人陣喝止後,最後轉去對峙警察。誠然抗爭衝擊是分秒必爭,但理應盡早撒退、或轉移游擊,不應呆企對峙。對峙本來就是你我互望,浪費時間之舉。村民跟糾察口舌爭執,當中只有二人激辯,其他只沉默不言,各望東西,欠缺默契。肏汝娘!抗爭義士應有遇神殺神,遇佛殺佛之氣勢,一擁而上,不應猶疑不決。而且,即使有糾察上前爭辯,義士理應冷落,以行動代替說話,衝勁表達信念,合作打破內訌,繼續攻堅,不見效不撒退。

3.拉一派打一派、加速消滅村民聲音

君見衝突發生後,花生台、蘋果、泛民議員、人力、謎米(下統稱泛派)對熱血,本土新聞等鷹派群起攻之,由人身攻擊到指鹿為馬。最近的「法國佬」、台長梁錦祥、無故被捕,可知遮打義士抗爭失焦,開始釀成雙方互辯內訌之大勢。小弟熱愛收聽網台,聽過 MJ 13 、光明頂、大香港早晨、奇奧研究社、謎米、花生台,素聞謎米、花生台貴為左膠陣營,時有抨擊本土、熱血公民、什至數次人身攻擊友報輔仁,即使空氣有78%的氮氣也消除不到私怨的惡毒,精液的腥羶。泛派只會緬懷過去的抗爭、階段勝利,不言實事,什至放棄美國代理打手,向中共獻媚。梁特、土共一派也故意挑起紛爭,引起兩派衝突,最後政府出手故作中立持平。雖目前沒有泛派被中共收編的實質證據,但綜析挑釁、分化手段,泛派土共兩者並無分別。村民見場已清,人已走,退已撒,聲音被忽略了,已心痛了。華人自古以來對內兇狠,對外碌撚,終招滅族之禍,外人管家。即使無人興風作浪,因爭抗爭功勞最終流血收場,痛哭敗走。更何況自中共長征至今,只派了一小撮人,滲而透之,挑而鬥之,大家對抗警黑後,又回到最初的起點,又內鬥了。村民再見到,只好放棄了。其實1929年至今,暴權者及其打手只是一招用到老,村民何必中了同一個招式兩次呢?你應有看過聖鬥士星矢吧!

西方記者見香港人和平抗爭,但在928 終極反撲警察,摒棄私心,才有 Umbrella Revolution 之美譽。西方諸國首相就是見港人下一代可以摒棄私心,有他們先賢、革命義士之無我風骨,合作無間,才破格出手,圍堵中共,威脅中共。如今西人見到如斯光景,還會無忘初衷,力幫港人嗎?不要忘記,外交不是俠士出頭,手腕背後都要金銀落袋。政治,只是確保雙國有錢齊賺,並不有難同當。美國重返亞太,劍指中國,成就會社藍圖。香港是否獨立,她不會關心,除非港人想自組香港訂立國幣吧。香港人,革命本是少數之舉措,孤獨之旅途。你要西方國家再進一步幫你,先要用行動表達訴求,打贏呢一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