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廿八號國殤日,勢必是激起民憤的導火線。但萬不要以單一原因解釋歷史事件,引發遮打革命的遠因近因,絕非僅止所謂「真普選」及「人大落閘」,卻是累積十年的怨氣。

試想像用歷力煲煮水,湯沸成氣,蒸騰掀蓋,一下子釋放半煲水氣,然後因地心吸力的關係合上煲蓋。

維穩因子就如地心吸力般,影響所有香港人、所有社會層面,掌控所有抗爭。

就以學校為論,常言道係社會縮影。

九月廿九號我和同儕與校方洽商發起學生運動,舉辦罷課論壇,再以學校名義對外宣告XX中學無限期罷課。但那卻變成學校自導自演的通識時事日,與罷課風牛馬不相及。

我事前還以為他們有反抗的靈魂,但從神色中﹑言論中,我卻只見其維穩因子在運作。

「件事總有一日會完,你唔好搞咁多事啦」這是我校教職員的共識。

這可是甚麼失敗主義的言辭,滲透出維穩的氣息。你自己失敗就算,重想阻撓我成功?更何況你憑乜講件事會完?你條命都終有一日會完啦,咁你倒不如而家就死?

革命思潮永不竭止。從近年的07年反高鐵起,10年留守,12年反國教,14年反東北,反抗的節奏及氣氛不能被按捺,反逾年遞增。君不見這趨勢麼?現在是年輕人的革命時代!

但可笑是有班撐佔領的人都抱同樣的失敗主義思想,未成功就先談退場。

即便講甚麼心底還是撐佔領的教職員,卻事事鉗制學生,除以那爛理由阻止學生參與社會運動之外,小的如髮禁﹑衣禁,都可見一斑。

他們心存強烈的維穩因子: 社會可以亂,學校則不可!至少在其職能下,盡一切能力維穩。教職員忽略以學校名義宣告罷課的影響力,及當前的社會狀態,永遠短視的人不得我們俯首。

偉大如斯,林聖慧詩,其所堅持並非區區表面的穩定,而係公義。何公,何義,應當是教職員來解答,去反思自己所做的維穩決策,對當前社會,甚至對七代以後的子孫有無善處。

甚或學校之外,佔領區的人亦在維穩,大台乜乜乜,監暴乜乜乜……

九月廿八以後,倘使鍋內蒸氣一涌而上,也許煲蓋早就被撐爛──發動全港大罷課﹑大罷工來支援硬食催淚彈的蒸氣們。所謂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到底老一輩還要失敗幾多次先學懂教訓?

機會一載難逢。機會係由天跌落黎,要懂得珍惜,捉緊機會只得一次。

港共已轉為軟性攻擊,君待可時重啟煲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