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戰,兵卒之爭也,兵戎相見,短兵相接。

有人話:針對警渣並非良策,羊毛出自羊身上,問題在於港共及支那共身上,示威者該針對政權而非公權力;又說「警渣都是香港人」云云……

我話:荒謬

這是意識形態之爭,你當真認為擒賊先擒王係道理?毛澤東賣鹹鴨蛋幾廿年,當年受感化嘅紅衛兵同家陣嘅五毛啲思想有冇轉變?冇!

被洗腦嘅警渣豈只受港共擺佈咁簡單,其實已經是一個共同體,一個執政集團,沒有自我,不以「我」稱謂「自己」,而係以「我們」稱謂「自己」。那是集體意志,就如一個病毒網絡,起先散播病毒嘅母體電腦釘蓋,唔代表其他電腦唔受病毒控制。

消滅689﹑消滅習近平,只是擒到賊而已。真正的王是公權力──實際而且具體的權力,能使剝削,能弄生死,軍﹑警哉。

689站在你面前,盡其量只係六旬廢人;但警渣站在你面前,卻是死亡的威脅。你明解當中的道理嗎?

有人會為警渣操心,警黑同謀之後,有人講:「警隊尊嚴一朝淪喪,幾十年辛苦建立的警隊正面形象盪然無存。」這特是可笑,打仗之時孰管儀態面子?你為其面子操心,天真認為佢為免丟架會檢點行為,但警渣根本就don’t fucking care呀!打你就打你,鬧你就鬧你,要睇你面色咩?放個催淚彈就睇你唔到啦!

可笑可笑,想要擊倒警渣卻焦點錯放射空炮,難怪許許許開臺四十日都冇人掟佢鞋。

你要知道,身敗名裂並不能剝奪警渣的特殊權力。其權力乃建基於法律及武裝器械,而非面子。要瓦解公權力,理所當然要解決港共及支那共嘅直接操控,但最緊要的,是當務之急必使法律蕩然無存。勿再因所謂「奉公守法」的枷鎖而放棄追逐更遠大的烏托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