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有人突襲立法會,撞爆一道玻璃門,兩人被捕。先不談論是次行動謀策之誤,睇睇啲村民點諗。

「衝乜鳩?」
「這些人根本就是來金鐘搞事,迫警方清場」
「唔駛咁激嘛,衝入立法會有咩用」
「由文明之都變暴徒之都」
「點解要將我地五十日嘅努力一吓抹走哂……一路忍聲吞氣咁和平……」

一‧「衝乜鳩?」

問得好,我都好樂意解答你呢個問題。衝大概可以帶來以下好處:將議題再次成為焦點、破壞警渣部署、撕破和平假面具、振奮軍心。而壞處則只為虛構假設的「給藉口警渣清場」。

二‧「這些人根本就是來金鐘搞事,迫警方清場」

我唔直接答你,我用例子答你。

衝或不衝-偏安者的思考偏誤
唔怕你清場,最怕你唔清

三‧「唔駛咁激嘛,衝入立法會有咩用」

照樣邏輯,佔領街道已是嚴重觸及汝底線。而學字頭衝公民廣場,又係「唔駛咁激」的地步,明明可以等立法會聆訊完、司法覆核完,「衝乜鳩」呢? 今日衝口而出這句話身的人卻在跪拜學膠,正當其曾做的激進事。

至於衝入立法會有咩用?也許是象徵性地攻陷權力之核心吧。破窗效應這回事自己上wiki睇啦。

四‧「由文明之都變暴徒之都」「點解要將我地五十日嘅努力一吓抹走哂……一路忍聲吞氣咁和平……」

我最期待答呢條問題。

首先我要指出,幾乎所以香港人都思覺失調,不但因果倒置,仲亂搬龍門。

率先探討「文明之都」這個稱呼,是自稱的,還是他謂的?在此之外,到底又有無深究當中緣由?

奸淫擄掠、殺人放火,固為原罪,crime。爆玻璃是該當何罪?淫,屌穿牆?殺,殺咗死物?批判重點並非在其之上,而是於其之後沒有殺人放火、大肆搶掠,這就是文明與野蠻的區間。

再者便是「文明之都」的因果關係,這部份要拉埋「雨傘」一併而論。

革命先始,焉有人論以「雨傘」作標誌?那是往後的事,外媒因紅綠雨遮而在廿九號報導寫「Umbrella Revolution」。撐起雨遮是為了配合外媒命名的嗎?廿九號前的示威故意塑造Umbrella Revolution的形象嗎?同理,和平文明之名又是我們故意營造出來?可能係,但好壞的判斷係後來賦予的,並不是本著好心做好事,結果一定是「好」。

那是「月暈效應」,意指因應不同的立場得出不同的結論,但當中的論據事物卻可能相同。

以佔領街道為例,無限期鳩佔街道,在你來說是和平克制,你又期望其他人欣賞自己和平克制。事實卻未如你所願,鬼佬會諗:on99仲唔燒車;港豬會諗:on99咁唔理性。

請不要再故作和平,懶係克制。你要知道「文明之都」和「和平抗爭」,都是行動與衝擊過後的果,別以此牽制抗爭的因,這會招致失敗,有史可鑑。

先就兩個月前,佔中三子完全規劃「和平總路線」,致力發展和平抗爭,以和平為首要綱領。如若你有記憶,應該記得當時嘅人由佔中概念提出之始已經屌爆三子,說要更加激進,行動升級,因此所謂的佔中運動徹頭撤尾不被抗爭者接受,又被人否認。

但何解今日村民卻搬走當日攻擊三子的龍門呢?

這是最安好的時代;這是最崩壞的時代。
這是最和平的時代;這是最動盪的時代。
這是反智的時代,這是後佔領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