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支持衝擊立法會,但是這件事的發生是必然的。學聯不戰不和(與政府談判)打消耗戰,等同陰乾運動能量。我主張學聯取得泛民民眾授權後降低底線,與政府和談,不取得成果卻能得下台階,以和平散水;相對的,主張升級的人衝了,也不令人驚訝。我曾主張鷹鴿合作,然而,目前兩派在抗爭手法上已產生不可調和的矛盾,或許切割後各有各做比較好吧!雙學要理解,無論做出甚麼抉擇,都一定會被對家罵,但別在意,你總有某派支持。無論是戰是留,運動都得有個方向,不能在膠著地帶中沉默地滅亡。

目前情況是:雙方膠著,政府與抗爭者都在流失民意。中大那份民調顯示,超過五成人認為政府該做出讓步,講輸民意,政府也在輸。可惜這個政府冇嘢輸,nothing to lose;它不是靠民意上台的,也不用選舉考驗,本來民意也不高,現在它輍出去了,就是要陰乾你們。維持原狀,等於自損五百還殺不了敵。決策時,必須將這點銘記於心。

套在昨晚衝擊立法會一舉上--不少人將之與審批東北發展期間衝擊立法會相提並論,那就比較一下吧!

我認同審批東北期間衝擊立法會的效應,但認為遮打革命衝擊立法會不會為運動帶來政治能量。前者在衝擊之前,知名度不高,而東北發展的確有重大問題(例如香港農業問題,或者政府本來打算發展一些被元朗傳統地主拿來當停車場出租的地區,結果鄉事委員會輕輕一反對,政府便作罷;轉過身來就要求東北村民「犧牲小我」。),議題也與立法會有直接關係,衝擊本身也是種能帶來民氣的宣傳。

而到頭來,除非你推翻政府,否則體制內的改革最終需要民意支持--只是必要條件,非充份條件。

遮打革命已持續50天,人民普遍進入Refractory Period,也就是心肌細胞收縮後,需要一段休息期才能再次開放通道予離子。回看當初出來的二十萬人,有多少人是為了譴責催淚彈,你就知道有多少人不喜歡暴力了。True,我不認為及物暴力值得大驚小怪,然而我們必須得考慮村民點諗。如果衝無法帶來民意,那為甚麼要衝?老拿韓國和東西德拿出來比喻,你也得以某種方式吸引到那麼多人願意暴力抗爭才OK啊。不管你怎麼嘲笑港豬,起碼暴力抗爭在目前就是不夠appealing。

所有西瓜靠大邊、民意只會倒向嬴家的論述,都建基在最終會勝利爭得真普選的假設上。最基本的問題,如何嬴?一個勁地重覆輸了會有甚麼後果、所以一定要嬴,接下來呢?到底要怎樣嬴?這方面我的確沒看到令人信服的藍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