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感謝全能的GOOGLE,全靠它的DNS我才能在電腦繼續寫文。昨夜有一群年青人用武力去「進攻」立法會,十多分鐘後警察趕到,然後雙方又爆發衝突。這次行動只能攻陷幾塊玻璃,還讓某親中大台大條道理的抹黑佔中人士,當然會有和平港人不滿意他們行為,但革命嘛,就要有這樣的樣子。我覺得這件事錯的不在所謂的暴力行為,而是當先鋒的人得知警察到來後就馬上逃離。要是你真的要搞革命的話,應該要有承擔的勇氣,並不是要在場的另一班同伴替你活受罪。很多香港人還覺得革命可很和平的,這是帶點幼稚的想法。當然你可以繼續滿足於留守原地看看書派點物資就當作出一分力,但同樣我們都不應該阻止那群更有血性的人去用更直接的手法表達不滿。

  革命就是帶有反抗政府的意味,爭取市民自身的權利。就像古代兩軍對峙一樣,該想的應該是怎樣打勝杖,但你居然還有心思去擔心對方的城池會否在過程中受到破壞。現在政府可是用盡一切卑鄙的手段要鎮壓你們,我實在想不到我為何還要為政府著想。你為警察著想,他會同樣善待你嗎?都經歷了五十多晚了,警察的黑暗你還不懂?基本上只要別拿掉他們的性命,我覺得都是可以接受的程度。以牙還牙就是人類最本能的反應,適當的忍讓叫氣量,但現在這樣還要忍的話,是懦弱。難得現在有人願意站出來進一步表達出我們內心的憤怒及要求,即使以一個小人的角度出發,也必然是樂見其成坐享漁人之利,君子更應當一同挺身而出。但現在居然還要劃什麼清界線?共同敵人都還沒打倒就又要內亂了嗎?

  你怕暴力會影響運動名聲嗎?台灣的學生早前就給了你一個絕佳的例子。他們不同樣武力攻入立法院嗎?那你們又有誰當他們是暴徒了?佔中的本意就是廢除選委,實行真普選,這已經是一個不可能再輸的理由了。政府為了口中的和平可以視人民如草芥,那我們為了一個公義的社會,為了一個民主的香港就為什麼連一個立法會都不可以佔領?政府要耍雙重標準,我們根本無需陪他發瘋。就讓我們為了香港,盡情的去做我們能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