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a. skypost.hk

via. skypost.hk

請雙學兩個放:一放手佔領運動,讓參與者為命題自決、重生再延續;二放棄特首真普選,全力集中爭取普選立法會。問題是,你們敢嗎?

你們累了,請退一步想想,現在佔領的群眾都累了,大家都需要依靠,無疑雙學依然是民眾所向,但你們除了跟戴大教授的佔中一樣等被清場,然後在道德高地光環加冕下對政府譴責之外,還可以做甚麼?難道還旨意無對手的變相公投,只為多一項譴責政府的要點?政府不是第一天扭曲民意,你拿照妖境照他一百次,他都不會成佛。

雙學搞了五十天,無力感愈來愈重,行事愈來愈道德形式化,運動的力量流失得快,由昨晚(18/11)的立法會衝擊中可見一斑。不論是鬼衝還是人衝,糾察及在場人士都加以阻止以保運動和諧,這是雙學手握群眾又不用兵的結果。我並不要求雙學揮軍搶立會,其實只要你放手讓人自決不阻止,在愛和平的香港人心裡已經是一道抗爭的強心針,香港人倚賴性強,不做一件事有一百個理由,失去倚靠的民眾才能發揮運動的極限。面對警察清場,民眾遲早都要自決,再不是你們在大台鳩嗚就可以拯救。難道金鐘旺角是協商計畫出來的嗎?所以,請放。

你們累了,請退一步想想,整個運動極大的動員力量,是一個史無前例的政治籌碼,但在賭檯上我們一分錢都沒有贏到,是我們入了天仙局,還是押錯注?香港人道德之高宇宙最強,也是講求效率的民族,要做一件鳩做的事,不會有太多人支持。我再再再三在前文強調過,特首是一個天生有缺陷的怪胎,即使毛孟靜、大舊之流當位,都不可能高調去幫香港向共產黨爭取甚麼,這是共產黨的制度,我信的是制度不是人。但如果港人有能力去掌舵立法會:

1) 民主派輸也輸得心服,是你們動員力不及統戰手碗
2) 民主派贏了就等同民心所向,非無認受的變相公投可比,北京、商家、國際都要正視
3) 保了立法會,特首做得不好,彈劾也可
4) 保了立法會,特首選委會組成不好,你可以透過本地立法解決
5) 保了立法會,通過修改基本法的動議也變得有可能

以上種種,是立法會制度下的權責,比起爭取了一個特首普選方案,還得希望當選人不騙你,再希望他不受共產黨制肘做到3、4、5,不是實在得多嗎?我們的籌碼,現押在贏不了的天仙局,輸局離開時還需自慰有賭未為輸,這只是一個過大海賭仔的心態,輸了怨天尤人再給自己下次的藉口。如果你是訓街五十天的戰士,你甘心嗎? 所以,請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