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聯上京,一如所料,連飛機都不許上,既已充分向外界曝露出中共懼怕民主聲音的醜態,學聯眾人吸引了這麽多鎂光燈後,是時候回歸現實,立足香港,持續壯大這場運動,逼使政府作出實質回應吧。

學聯這一次訪京決定,比上一次的時機更差。此時此刻,國家主席習近平人在澳洲出席二十國集團峰會,總理李克強在緬甸訪問,俱不在京。筆者不欲指出,卻又不得不感嘆,學聯並非真心真意想與中共領導人會面,而只是為了在機場出演一場闖關閙劇,上一上新聞頭條。

即使學聯只為再次突顯「中共不聽民意」這個近乎人所皆知的現實而演這場戲,但這種行動的結果只是再一次挫傷佔領者士氣,同時加強港豬口中「中央不會退讓」的理據,於爭取真普選有何貢獻?大概只剩「吸引國際媒體關注」一項而已。

學聯代表在928後士氣如虹之際,沒有把握行動升級之良機,一步步進逼政府。當初要求梁振英下台的最後通諜不了了之;與政府之對話未能取得任何成果,之後更被林鄭牽著鼻子走,第二次會面遙遙無期;其後的廣場公投進退失據,在罵聲之中取消;上京行更是未能一鼓作氣,畏首界尾,再次出發已是強弩之末。種種策略錯誤使佔領區士氣一再受挫,厭戰聲音已呈,勇武派與和理非非派的大台之爭仍然餘波未了,整個運動的持續可說是笈笈可危。

面對運動瓦解的危機,學聯應該要開始反思,這一個多月以來的運動模式是否需要改變,不要再將希望投放於建制甚至北大人身上,拿出志氣來,把要內省,要深化運動,鞏固現有的群眾支持,並以不斷的革新擴張,重新從政府手上奪回主導權,只有令政府猜不到我們的下一步,勝利才有希望。

學聯要拋棄的第一個迷思是「以靜坐鬥長命逼使政府回應」,陣地戰消耗戰對抗爭民眾來說是大大的不利,面對有編制而調配有道的香港警察,這是一場不對稱的戰爭。而928、龍和道、重奪旺角的成功,就是依靠抗爭群眾不斷發動運動戰,以野貓式游擊快速進攻某個據點,使警力被逼跟著群眾走,甚至使用更高武力,引起國際關注,對港府造成輿論壓力。陣地靜坐戰則使警方好整以暇,無需使用武力對付,任由群眾士氣下降甚或內訌,而國際媒體很快也會將注意力移開。

第二個要拋棄的迷思是所謂「爭取中間派的支持」,在這個時候尚站在建制一方者,不是愚昧無知到不可救藥的地步,就是身為既得利益者,斷無倒戈之可能,這些人應該放棄。而所謂不表態的「中間派」,應正名為「觀望派」,電影《讓子彈飛》的結尾中,土匪張麻子號召鵝城百姓造反進攻城中惡霸黃四郎的碉樓,錢也派了,槍都派了,百姓還是不敢對抗黃四郎,把錢和槍都送回黃四郎手上,只有當土匪把跟黃四郎一模一樣的替身推出來斬首,百姓以為革命已經勝利後,才一鼓作氣衝入碉樓,革命才真的勝利。這是華人普遍的怯懦羊群心理,即是所謂「中間派」不到某一方真的取得勝利時,都不會走出來「表態」,故此,現時無權無勢的抗爭者想要得到中間派的支持,只是天方夜譚。

第三個要拋棄的迷思是不斷強調「佔路對經濟民生沒有大影響」。若果佔領運動真的沒有影響經濟民生,我們不應自我感覺良好,而是應當反省,因為我們的行動變得沒有效用,跟以往的遊行靜坐沒有分別,然而我們為之付出的代價卻比以往更大,這是毫無道理的。沒有人犧牲的抗爭運動是沒有可能的事,「不要影響到民生」是一個金剛箍,最後只會困死自己。

拋掉無謂的思想限制,今後的運動方向,就不須再苦思如何收科,這該是政府想的問題,更不需再顧慮虛妄的道德高地,今後我們要思考的只需要是:「什麼行動最有效?」

群眾從今日起的策略,是不需要再主動哀求港府以至中央派人來對話,政府要拒絕對話就隨他們去,我們要做的很簡單,就是一直將行動升級,直至對方主動作出回應為止。學聯必須重申四大立場:梁振英下台、重啟政改、特首選舉必須包括公民提名、廢除立法會功能組別,一切反佔中之雜音都不須理會,只要堅守現有的支持群眾即可。運動只能有兩個結果,要麼是成功,要麼被政府清場而失敗,絕對沒有所謂「光榮撤退」、「階段勝利」等選項。

現在的三個佔領區,可以繼續佔領,但行動派應當明白,再留守佔領區已是沒有用處,目光是時候放向政府各大機構,特首辦龍和道應該再佔領、政總出入口應該再圍堵、佔領立法會應該再考慮,一切能癱瘓政府運作的方法都應該嘗試,至於立法會內的泛民拉布行動,只有人力議員尚能堅持,其他都是朽木不可雕,不能再作期望。

和理非非派必然反對以上方案,因為他們仍深受「失去中間派支持」等迷思所影響,故此,開拓歷史新一頁的重任只能落在勇武派身上,雖千萬人吾往矣,記住,只有成功了,他們才會支持你。

只是,升級行動,需要有一個適合的爆發點,星期一的旺角清場行動,希望就是那個爆發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