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112050856_xi_obama_512x288__nocredit

記著,說的不能作準,行動才不會騙人。

香港開埠以來,因為多年來都是英國殖民地,所以脫離了中共那不堪入目的體制,在各方面都有著良好記錄及商譽,但又因著地理上與深圳相連,成為了中共對外的一個不可或缺的窗口。當中英聯合聲名簽署,香港失去了殖民地在國際上應有的自決權, 三年後,即 1992 年,美國便通過了《美國-香港政策法》(下稱香港關係法)。簡單來說,這條法改通過後,美國會視香港的政治,經濟和貿易都與中共完全不同的體制看待,從而在對外政策與法制仍有待改善的中共區分出來。

但在香港被回歸後,香港出現過很多次的政制問題,而美國國會亦已不止一次要求重新審視香港關係法條文。因為美國眼中,政治體制和經濟貿易是否公平和可行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所以香港關係法把政治體制和經濟和貿易綑在一起看待,而每一次美國對中共作出警告時,中共都只能說「老美你不能干涉別國內政」,生怕因挑起美國的神經,把香港關係法拉到檯面上,從而啟動香港關係法的審視,令中共失去香港這個無可替代的世界窗口。可惜因為美國在這十數年經濟都不太好,在中共不惜代價推動 GDP 之下,美國雖然口頭上警告中共不要在香港太過份,最終都只流於口裡說不,身體卻很誠實的層次。

可惜在今天,美國聯儲局已經取消買債行動,我們可以預期美國已走出經濟最艱難的時期,加息週期在望。反過來中共在前幾年吹的 GDP 泡沬已到臨界點,國內銀根極其短缺,雜總甚至要向上海幫低頭開通冥港通和快將出現的深港通,無論中共多口硬,全世界都明白中共已外強中乾。在這時候,美國最需要的是一個安全的環境,不要令他自己的經濟苗頭面對不必要的風險,而中共反過來就要不擇手段的把銀根調到國內,雖然大家目標一樣,都要賺錢,但在風險管理上,兩邊是對立的。今日香港啟動冥港通,美國立即有國會議員要求重新審視香港關係法條文。在本人看來,美國會以香港民主為藉口施壓,迫中共在冥港通上不要太過份,而香港在這博奕的漩渦中,作為事情的磨心,出路如何,尤其是大家所關注的政制發展,就看大家的決心如何了。

但在全球化的風潮下,香港還能作為中共唯一的世界窗口多久呢?香港的賣點,在於中共鎖國,香港應該何去何從,大家很應該深思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