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導演王晶接受中國媒體《人物》訪問時表示,本港的政治鬥爭「如果國家覺得煩了,那就放棄香港吧」。

這是赤裸裸的在倡議香港獨立,相信也是首位公眾人物公開提議讓香港獨立,王大導,小弟錯怪你了。

王晶大導演為什麼要反佔中?因為他知道佔中是沒有用的,面對中共龐大的軍隊,和平抗爭有如燈蛾撲火,最終只會失敗收場。

王大導在香港中文大學就讀中文系,深受中大創辦者唐君毅、錢穆等反共文人之薰陶,復又從鑽研古今典籍中明白到中國政治鬥爭的哲學:在上位的統治者,永遠受軟不受硬,犯顏直諫,往往失敗收場,輕則放逐,重則身死。中共比之過去的君主,更愛面子,對異見分子則動輒大罵「傷害中國人民感情」、「勾結外國勢力」等等,例子遠的不說,只見當今聖上習總,在官方場合對日相安倍公然「黑臉」,直斥紐約時報記者不識規矩,可見一斑。

對中共,要諫不是不可,但是需要技巧。 劉向 《 說苑 · 正諫 》有云:「諫有五:一曰正諫 ,二曰降諫 ,三曰忠諫 ,四曰戇諫,五曰諷諫 。」,正諫忠諫,直斥其非,必死無疑,佔領中環當屬直諫無誤,對北京來說是直接的挑戰,越諫中共只會越反其道而行。故王大導選取了「諷諫」,以委婉言詞引導對方,即是現今人所說的「曲線」也。

中共愛面子,那就吹捧中國吧。《韓非子‧說難》有云:「凡說之務,在知飾所說之所矜而滅其所恥。」即進諫者需要稱讚被諫者之長處而掩飾其短處,故王大導說,內地已經遠遠超越香港,在香港已經找不到年輕人來培養,寧願用內地人,又說香港的市場對他微不足道。那正正搔到了中共的癢處,蓋因某國一直為找不到代替香港的金融中心而耿耿於懷,所謂上海自貿區、前海金融區,全數仆直,致使今日多恨香港,還是要開放滬港通,利用香港來洗黑錢。而王大導說內地已經大大拋離香港,正能令中國政府飄飄欲仙,為下一步的游說打開缺口。

之後,當然要進一步攻擊「佔中」,順著中共的意,將之說成是美國人的陰謀,iPhone是文化侵略(但他自己也用iPhone,更證明了他的言論只是出於諷諫之目的,並非真心),Facebook只是個「溝女網」,應該被中共封鎖。這正是善用了諫諍藝術中的「窺諫」,漢班固《白虎通·諫諍》:「窺諫者,禮也。視君顏色,不悅且郤,悅則復前。以禮進退,此禮之性也。」,一直說君王的好話,一直說他做得對,使其和顏悅色。在視君顏色方面,王大導做得有如他拍的笑片一樣出色,讓中共以為王晶是站在自己一方的,佩服佩服。

好了,王大導既捧得中共飄飄然,又讓其覺得他是「自己人」,現在差不多是時候引導對方墜入自己的陷阱了,接下來,王晶的諫諍藝術已經超越了以往的諫臣,所以我原文節錄:

「新加坡就是沒有鬥爭,所以能夠一直經濟越來越好。如果國家覺得煩了,那就放棄香港吧,然後主力就放在深圳跟上海身上,我覺得對國家也沒有什麼影響,可是對香港的影響就很大,這是很可怕的一件事。」

要注意,為什麼王大導要用新加坡來作例子呢?因為新加坡的獨立,跟其他國家很不同,其他國家是主動爭取的,千方百計想要獨立的,但新加坡是被馬來西亞放棄的,是被逼獨立的,李光耀當年還在眾人面前哭出來呢!王晶知道中共要面子,直接提出獨立,刺激中共神經,鐵定失敗;但中共主動放棄香港就不同了,現在是中國不要香港這個煩膠城市啊!是香港沒有價值而被拋棄,而不是香港嫌棄中國而脫離,這樣中共就會覺得面上貼金,如果真讓香港獨立,香港人人都會像李光耀一樣會大哭,這招太毒了。

如果我是中共,王晶那套《賭城風雲2》非但要禁映,王晶此人更應立刻以間諜罪處置。不過筆者支持王晶,他這種方法,不但更聰明,而且成功的話,更比佔中要徹底,讓香港完全擺脫中共之魔爪,他的愛港之心,比我們都強,真是令人感動。

我們應該要保護王晶,支持王晶,讓中共真的放棄香港,我們就解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