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在我中學時代吧,最深刻是有一盒M字頭出品叫「Poifull」的橡皮糖,這是當時「賣飛佛」之一。還記得糖的形狀好像一顆一厘米長的紅豆一樣,有點硬硬外層,一咬下去軟軟的,然後充滿很香的果汁或乳酸味。

當時電視熱賣中,每天就聽住日本和香港的廣告唱著歌說著Poifull Poifull的,不過當時我的語言敏感度不高,一直聽錯了叫「Wai(威)full」,而且完全沒有為意。

直至到不知幾多年之後,有一次趟在醫院但嘴饞,拜託平時一起說說笑笑的護士幫我幫一包Waifull,出事了,護士不知道我說什麼。我以比平時更努力的想像力形容出這包Waifull是什麼樣子,什麼味道之類,在廣告的威能之下,護士說:「這是Poifull啦好不好嘿嘿。」我當時就是答了她一句:「平時就是聽著電視和人們說Waifull的,天知道。」

當然大家聽起來會想這烏鴉很白痴對不對,曾經我也這樣想過。不過這是人類時常發生的現象。這是叫選擇性注意 (selective attention) 和選擇性扭曲 (selective distortion) 。

人在日常生活面對大量的刺激物,但沒有辦法對每一件刺激物都加以注意,而且絕大部分都被篩選掉。人就只會注意想注意的刺激物,就叫選擇性注意。比如跑車廣告,多數配美女,不過我對美女比跑車更有感覺,所以都只叮著美女看(羞)。

不過有時這種選擇性的行為不止只是單純注意,甚至可以使人選擇性地將某些信息加以扭曲,以符合自己的意向和理解,這就是選擇性扭曲了。比如上面例子,因為喜歡美女,而覺得美女一定是有大胸部,就算跑車廣告的美女胸部實質不是傲人級,但「沒記錯的話」是傲人級,絕對沒錯……一樣。

要做到自己一個「被蒙騙」,只靠個人意向和價值觀就可以了。但其實可以大規模地製造這種選擇性扭曲。港府,中共,甚至各地政客就在這方面最耍家。

先向所有人先灌輸一些信息,例如689是基層的,是為民生謀福祉的,是會帶領基層的之類,因為對這個人本身熟悉不多,加上沒有其他資料配合對比下,就會形成一種既定思想,覺得這個人就是對基層不錯,為民做事的「好人」。這是一種選擇性扭曲。這種扭曲下的資訊幾時發生作用?

記得當時2012年選戰嗎?唐英年說過689曾經說過出動防暴隊鎮壓示威者。我跟你說,當時親朋戚友完全不相信唐英年的說話,一味覺得唐英年因為對老婆不忠,又先被指控僭建,認定唐英年是個沒口齒的人 (哈,是不是很熟悉的心理學理論呢。)。

在689的惡法未曾明目張膽的展示出來時,大家甚至連唐唐這句說話都忘得一乾二淨,只記得當時689說過會為基層做事,甚至到現在雨傘革命出來了,還可以說這個689政權仍然是為港人福祉做事,這就成了選擇性記憶 (selective memory)了。

電視是一種非常有影響力的媒介,原因是有畫面,有聲音,有字。這些東西拼拼湊湊成一個很大的信息量,這個龐大的信息量,被加加減減,只要修改一點東西,就可以令整個事實扭曲了。大家可能忽略了,CCTVB有時會播著一個畫面,帶著一個與畫面不同的聲音和字幕報導,光明磊落暗角事件就是這個選擇性扭曲和記憶的製造者,你可以說這人人都知道CCTVB扭曲事實啦,我跟你說,如果當時第一手新聞和說著「被打」報導沒有同步,我敢「寫包單」,又是一個大家自說自話的小事,一邊是說那人被打了,另一邊有人說只是拉走一角而已,談幾天就沒回事了。這就是選擇性記憶能夠被外來操控的例子,而且大部分政客,都會利用這個宣傳技巧來得到人民支持。

我並不是完全反對這種操作,原因是,這只是一種方法,用方法為善為惡,倒是能決定的,而且可能大家偶爾亦有利用到這個做法,甚至在不經意地用了也不知道,例如作為心理補償 (跑車美女例子)。不過,當大家知道應該中立的,肉眼所見之之事,大眾有知情權之事,欲蓋彌彰之惡事,分化人心以為惡之惡事,以這種心理影響的攻擊達到蒙蔽人心,不分是非黑白的目的,這應該予以無盡荊棘的鞭撻!

面對港共和中共、五毛操縱選擇性注意的做法,大家可以留意這些信息通常易於取得,例如不停借電視,收音機帶出訊息。有強烈對比的,例如暗角事件,畫面打人,但報導只說拉走一角帶走。和明顯化報酬或者威脅的,例如大家會接受政府說搞高鐵將來會與大陸連接會得到更多經濟效益而漠視嚴重超資問題,又或者雨傘運動就成佔中 (「佔中」是被政府同兩年時間吹噓成一個危險和破壞經濟和秩序的代名詞),而加上有外國勢力介入,阻塞交通,而且佔領區有很多滋事者搞事很危險。

看看這些選擇性注意的出現條件,就會發覺我們受到政府聲音影響的情況有多嚴重。支持民主的聲音基乎只存在網絡上,因為網絡的消息,需要時間消化,而且多為圖片和文字,而沒有少有直接傳入腦的聲音 (對雨傘當然比較好,比較聲畫原片,但其他惡法的基乎傳開的都是文字。),對網絡新移民,即是現在長大後才進入網絡時代的人,是比較難去取得和分析消息的,電視,收音機,是一個很易消化的消息,即食即用,消化部分都給予傳媒了。

當傳媒掌握了網絡新移民的口味,是比較不想消化消息和喜歡刺激性的消息時,傳媒就會只放出一些例如激烈打鬥流血場面,加上「這是不好」的說話。其他例如什麼人挑起鬥爭,為什麼挑起鬥爭就完全不談,就很簡單地造就一大班只知道有群人在雨傘運動內打鬥,和雨傘運動就是暴民的一個形象。

最後加上佔中令到幾多商戶客人下降,要「落閘」不做生意,只說著示威者阻路而不說其實有很多繞路可以行,還比以往順暢。每個政客都播錄音帶式的告訴大家有外國勢力,但又不說什麼外國勢力讓人隨便消化。就已經帶給人一個雨傘運動既然是危險,而又阻礙大家利益的一個畫面。

大家聽第一手消息時保持懷疑態度,保持理智和運用常識加以思考,以其他証據去証明信息屬實。這就可以比較易化解這種影響。還是我最愛的一句,知識就是力量,知道原理,就會令人明辨是非。(當然知道之後不會去辨是非就倒是另一個大問題了,無論是「被催眠」或者是「被自我催眠」(笑)。)

雨傘運動是一個心理影響方面很好的教育材料是因為,其實港共,中共的輿論操作自1997年香港交還中共前到現在一直如是,但大家都覺得沒有任何問題,很快遺忘之餘,基乎差不多所有破解這些錯誤消息的資訊都是出自網絡上,資深網民當然可以容易組成反對聲音,但其他人卻不然,以致惡法一直橫行無忌,甚至視發起反對的人為滋事之徒,阻礙謀生。而雨傘運動的勇氣逼使所有政府操作和網絡反制都全浮上台面了,逼在眉睫的亂局逼使所有人以自己的資訊與其他人交換交流,所以大家才能夠認認真真的上一課和思考一下自己所得的資料真偽,甚至是出現面對自己一直以來對自己所認知錯誤,而令到香港和港人走入萬劫不復的境地的一種懺悔和彌補,不再是以謀生做藉口,因為知道民主和自由受害後,就到想謀生的人被害了。

文章到此為止。啊……很想吃Waifull啊……咦?衝口而出還是這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