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無意外,今日就會是旺角清場的日子,但我們不需要為此失落,更應該為這道禁制令感到高興,因為這正是一次洗牌重來的機會,也是再一次為佔領行動注入新動力。

當警方執行清場令的時候,我們不但要不抵抗,還要積極配合,留下一小部分抗爭者,與執達吏緊密合作,正如敝報另一作者13所言,瘋狂跟執達吏討論現場障礙物的詳細資料。

至於大部分抗爭者和物資,趁著此時警方忙著清理障礙物時,就需要進行戰略轉移。抗爭者務須將眼光擴大到其他未頒發禁制令的地區,在該處瘋狂購物及逛街,例如佐敦裕華國貨,甚或重返廣東道,也不無不可。

金鐘的市民也是時候從小資文藝美夢中醒來,旺角一失,金鐘命危,下一個就是你們,不分有沒戴口罩,都是戰友。當旺角被清場時,金鐘人就應該立即宣佈,緊密配合中信大廈的禁制令,主動釋出善意,將該範圍的障礙物全數清走,防線退守,取而代之,是到遮打道繼續佔領,重拾「遮打革命」之名。

而正如我早前就反覆呼籲的,請佔中三子與佔中十死士(包括大台上那位咪霸邵家臻)以愛與和平之名立即向中環出發,真正發動佔領中環,佔中與佔領遮打道最好同時宣佈同時出發,令警方分身不暇;少數V煞仔亦可駐守龍和道,隨時準備與uwants ching和baby kingdom c9開party。

這樣,號稱七千警力的香港警賊,能否應付這多條戰線?

但要做到以上的遍地開花,還賴人手能否回升到928後頭幾日的情況,與及示威者之間需要有一種現時大家最缺乏的東西:團結。

偉大武術家李小龍說過:"Be water, my friend.",現在就是成為水的時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