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302
共產主義,由馬克思和恩格斯提出,乃眾多的社會主義中的佼佼者,採取激進的方式達致大同,然而階級鬥爭更為人熟悉,其國際觀更是令人耳目一新,聯合全世界的無產階級打倒一眾資本家,奉行著無神論,走向人人平等的理想世界。共產主義的特徵可歸納為五個-國際觀、實際操作、方式、予盾論及無神論:

共產主義,又名馬克思主義,由予盾論和辯證論的基礎上提出,簡單來說每一件事物的出現,就會有相對的事物出現,而當兩者鬥爭後勝出的一位,就會由另一個相對的事物出現,故此必須要靠一直鬥爭和平等才不會有相對的事物出現。例如有光明的出現,相對的黑暗就會因此產生,而在人類的世界,有資本家的出現,就會有相對的無產階級,馬克思認為無產階級需要為與資本家鬥爭,以將資本家打倒後,就能將世界變得平等。

歷史唯物主義及無神論也是共產主義重要的一環,類似孔子儒家中「未知生,焉知死」和「子不語怪力亂神」。馬克思以人的本性為基礎,以哲學為核心,認為社會的發展會形成社會意識,而社會的發展是由客觀數據所成,故此社會發展是與自然的變化相似並擁有規律,馬克思的思想都被認為以無神論為基礎,沒有加入任何宗教基礎,主張以客觀為本。唯物主義與唯心主義正正相反,唯物主義認為人被事物決定意識,唯心主義認為人決定自身的意識,而馬克思認為唯物主義的是指人類被規範限制,如民族、文化和家庭,而外來的事物就會影響意識,共產主義的哲學終有一天會令人打破規範,決定自己的意識,進入「各盡所能,各取所需」的生產系統,與唯心主義不同的是要經過歷史的演化才能將人帶入最終的生產模式,而不是像唯心主義一
自行決定事物的好惡和自己的意識,就成為了歷史唯物主義。

馬克思與荀子的想法大同小異,都認同人類性本惡,人性充滿自私,權力財力會使人腐化,所以資本家和政府並不會主動將財富交出大眾,也不會停止剝削工人,對工人的保障也不會增加。在這樣的大前提下,共產主義必須以暴力的方式打倒資本家,以革命來推翻整個資本主義的社會和政權,逼使資本家和政府將財富交出大眾和停止剝削工人。如俄國「十月革命」,推翻由沙皇組成的政權,打倒貴族和工人的階級,成功建立了蘇維埃聯盟,意思是指由工人組成的聯盟。

「英特納雄耐爾」即國際觀,主張跨越種族、國界,聯合全世界被剝削的無產階級,進行革命去推翻資本主義,以達世界大同的目標,故此出現了「共產國際」或「第三國際」的組織,去推動其他國家共產黨的發展。例如共產黨一九二一年在上海成功建黨也有賴蘇方協助才能成事,其後的國共第一次合作,「第三國際」派出顧問包羅廷來中國扶植共產黨和推行國共合作,蘇聯與中國共產黨的合作正正就是跨越民族的幫助。

在實際的操作上,馬克思並沒有提及革命後具體的政權系統,只是輕輕帶過政府應由工人主導,資本家的財富將被交出並充公,不再有階級等觀念,達致人人平等。以「各盡所能、各取所需」為核心,中國和蘇聯建國後按照馬克思的概念加以發展,走出了多條截然不同的路道,包括原派、毛派、修正派:

原派是指列寧、史太林的共產主義,也包括著北韓的領導人金日成金正日兩人,原派對於共產主義的修改最少,最乎合原來的共產主義。共產主義中只有提及無產階級需要團結起來打倒資本家和專制政權,列寧於是在這前提下加入要全新的原素,建立共產黨來團結和帶領整個無產階級,無論在建制內還是建制外也需參與,其情況跟孫中山將中華革命黨改組國民黨相似。共產黨後來被各共產國家沿用,例子如北越、中國、北韓等都以這方法來革命。

毛澤東式的共產主義,將馬克思的主義中的工人和資本家對立修正為農民和富農。由於當時中國工業化的程度並不高,工業只是部份沿海地區的專利,所以運用工人和資本家的對立的成效並不高。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毛澤東主張四個堅持:無產階級專政、共產黨領導、馬列毛主義和堅持社會主義道路。在一九四九年至一九五二年,毛澤東以馬克思為基礎,認為共產主義不能一蹴即就,需要經過新民主主義過渡後才成功轉為完全社會主義,新民主主義主要是允許資本主義及社會主義的經濟共存。直至一九五二年,毛澤東推行第一次五年計劃,開始社會主義的改造,正式取締大部份的資本主義經濟,經濟跟隨蘇聯改為計劃經濟,由政府控制價格。在三面紅旗的時期,毛澤東正式推行建設社會主義總路線,推行人民公社及大躍進計劃,人民公社採取「大鑊飯」大飯堂,人民免費吃飯、衣服、房屋、日月品、結婚、喪禮等都由政府一手包辦,社會主義的程度為頗高;大躍進的計劃則是提升人民的生活水平。雖然毛澤東「進入社會主義」失敗,但也實現共產主義中不少原素。

修正派的共產主義,對原有的共產主義改良最大,其有名的人物包括:鄧小平、劉少奇、赫魯曉夫和戈巴卓夫。劉少奇和鄧少平於一九六二至一九六七推行調整政策,為第一個最大的經濟修正主義,為社會主義加入資本主義原素,由「各盡所能,各取所需」改為「多勞多得」,又讓人民私有土地,取消「大鑊飯」,將原本的社會主義修改不少。在一九七八年時的改革開放時代,鄧小平提出「具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並加入大量資本主義原素,將人民公社取消,將計劃經濟改為市場經濟。事實上,共產主義於一九七八年後名存實亡,餘下的只有共產黨的名字,借用共產主義的名義實行專制統治。

反之,蘇聯的修正派對共產主義的詮釋跟原派有所差異。如赫魯曉夫則採取公平競爭,經濟侵略的方法跟資本主義國家鬥爭,他認為好的事物人就會選擇,只要共產主義國家人民生活富裕繁榮,又能達到「各盡所能,各取所需」的生產系統,其他資本主義國家就會倒戈加入社會主義的行列,他將階級鬥爭修改為經濟擴張、以和平手法跟資本主義國家鬥爭,走出與原派不同的道路。

最為有名的戈巴卓夫,多次進行經濟改革,將原來的計劃經濟改為市場經濟,又為蘇聯以往所做的過錯平反,在思想和學術上承認以往領導人的失當和過錯,又加快推行民主的步伐,主張維護人權,並慢慢下放中央權力,最後使蘇聯走去瓦解的道路。

在眾多的領導人下實踐共產主義,各人對共產主義有不同的詮釋,令不同派別中共產主義的實際操作仍有很大的差距,但是卻有異曲同工之妙-眾人也用共產主義為專制統治的理由,將共產主義跟隨個人的意願達到合符自己的利益,我相信這並不是馬克思的錯,而是人類的過錯,人類的本性的確醜惡。也許馬克思將人的自私過份縮少和忽略,令共產主義淪為一個專制的理由,原來無產階級專政蕩然無存,共產主義的實際實行,到底在何時才能達到?實際上,共產主義仍在等待人類覺醒的階段,必須經過長遠的歷史才能達到「各盡所能,各取所需」的大同。但是,這段歷史需要多長的時間才能覺醒?我相估無人知曉,只能說人的本性,難教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