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香港有不少市民戴著V煞的面具到佔領地點聲援在場市民。老一輩會認為這樣做的原因是因為他們怕上鏡被秋後算帳,所以戴著面具有個保障。我在此跟這群所謂的成年人澄清一下:我們支持佔中的市民都是發自內心,我們從來不認為這是一場非法的活動。要怕上鏡的人應該是收了藍絲帶三百元就手持木棍生果刀攻擊市民的惡棍,所以他們戴著口罩;而我們戴著Guy Fawkes的面具,除了是因為這個面具早已成為了民眾抗爭的象徵,更代表著我們所有人都有著同一個理念。這場運動已經不是像七一遊行般各自站出來表達對政府的各種不滿,而是所有人為著同一個目的,為有著同一個理想,大家已經是一個「共同體」。

法治應該是雙向的,連執法者都可以帶頭無視法紀的話,老實說,法律還有多少公信力?那七個惡警所做的事碰巧讓人發現,可能有更多在更深處的暗角裡發生的越權事件是我們不知道的。當執法者已經腐敗到這一個地步的時候我們不得不站出來,施加壓力把法治套回公職人員的身上。如果法律只是單方面用來監管反對政府的市民,這不配叫法例,只能叫規矩。規矩是由上層訂立給下層的,就像家中規矩父母作準,公司規矩老闆決定。但在社會之上,市民就是低下階層嗎?政府是來「統治」我們嗎?連英國都不會這樣對待殖民地,中國口裡說著香港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廢話,行動上卻把我們當成狗看待了。如果警察及政府高官真的要一個法治社會,麻煩別寬己嚴人,請先把所有犯法的警員全部停職查辦,林鄭再獨自走到大街之上解釋一下公民廣場如何不屬於公民使用。

任何事都有著正反兩面。一個面具本身並沒有什麼力量,當中所包含的意思都是人類後來賦予的。這像Guy Fawkes的面具一樣,政府其實不是純粹的害怕戴著這個面具的人,而是害怕著這個面具背後隱藏著的意思。對這面具一無所知的藍絲及其爪牙們,以你們三百元的人格是無法理解到我們當中那不包含金錢,單純為自由而凝聚的力量。你們即管繼續戴著口罩為著那三百元作惡去跟黑警合作,因為我們黃絲,我們那Guy Fawkes的信念,並不是你們這種凡夫俗子可以打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