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孤星淚裡頭,有這麼一句歌詞:愛,就是神存在的證明。

當看到老婆婆和小黑這段短片,我幾乎要感動落淚,同時又慚愧萬分。對於我這種只信科學,沒有宗教信仰的凡夫俗子來說,能否證明神真的存在並不太重要,也不關心。可是老婆婆存在,她證明人類有愛的能力,哪怕世上只剩下婆婆一個例子,還是愛存在的鐵一般的事實和證據,像耶穌。既然如此,為何世間那麼缺乏愛?為何世人私慾那麼氾濫?我們在猶豫甚麼?我們究竟想得到甚麼?

先不講婆婆拯救生命的偉業(各位記得唐狗被輾斃的慘劇嗎?),在日常地鐵車廂裡頭,擠迫如沙甸魚罐頭,開車停車之際斗得人們東歪西倒,肯讓座給滿頭白髮的老人的人,還是少數,霸佔着本就為有需要人士而設的關愛座的人,卻是多數,我肯定這些「人」,都比婆婆受教育更多,經濟條件更好,社會地位也更高,相比起婆婆,為何仍然矮小得有若侏儒?

有時候我會暗自慶幸,比起很多很多的人,至少我還會感到慚愧,車廂裡的其他人,他們似乎連感到羞恥的能力都沒有。在鄰近的台灣,南韓,日本,應否讓座,甚至已經不是值得討論的問題,而是人人視之為本份的社會契約的一部份。最近,我就不幸地聽到一個在繁忙時間霸着關愛座的白領「人」士講電話,對雨傘革命發表高論,民主又不能解決所有問題,更不能當飯吃,看吧,有民主又怎樣?台灣議員開會打交(其實已是多年前舊事),日本經濟仆街……我心想,為何你對天地萬物都獨具創見,可是卻偏偏沒察覺自己的價值敗壞?

以功利看待民主,是不懂何為公義;視公德如無物,是不懂顧及旁人感受,不懂愛。在香港,不懂義,不懂愛,只談功利,不正正就是最有代表性的所謂價值嗎?若真如此,誰又敢說我們值得擁有更好?

怎樣才算是做正確的事?康德的說法是:把人當成目的,而非手段。意思就是,正確的事是超越利益考慮,真正以人為最終依歸。讓座,並非為了在別人眼中得到好的評價,是真正顧及有需要者的感受,而不問報酬。生於香港,我甚至不敢說我懂得讓座,是擺脫了功利考慮的結論,畢竟這就是我們的成長環境,我們行事的動機有可能跟婆婆一樣純粹嗎?我懷疑,但我肯定動機的純粹是值得畢生追求和體現的。

婆婆比康德更偉大,康德為人類定立客觀是非原則,婆婆認為原則還可以套用到傳統哲學家所忽略的動物層次上,而且不光空想,還會付諸實行。婆婆未必認識康德,未必讀過甚麼目的手段理論,未必受過良好教育,她的行為,純粹出於良知,所以她,無比巨大。

愛是一種表現,證明人的良知確實存在。憑良知出發,我們就能愛人,也就會懂得把人視為目的,而非習慣性地把人當成手段。就像婆婆把小黑當成目的,因為單純,所以正確。

相信吧,良知,是存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