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皇在網台節目,和臉書上寫到一點,就是有學生私下聯絡她,訴說藍絲家人希望子女回家不去佔中,就斷零用,令他們不能食飽,從而逼他們回家。女王見之,就希望煮熱食給佔領的學生。我作為聽眾也是因為這個原因有去捐過物資給女皇的。

當學生食著她帶來的食物時,同學告訴她:「我已經5天沒有食過熱食了。」看著一張張女皇每天放在臉書上的派送食物相片,我滿心欣慰,我知我沒有看錯人。這位女皇心美,很慈悲,甚至之後竟然要煮三區的份量了。而且聽眾和各朋友們的相助之下,每天都很勞苦地完成了。

只不過想不到她的善心被受攻擊了。

我不希望為善的人得不到善報,所以在此寫出對這事的了解和觀察。

這件事由女皇在自己的專頁開始發起,希望聽眾和朋友們能夠幫助捐物資來給她煮食。之後發覺大家都很有善心,食材多起來了,能夠供應的地方由第一天的銅鑼灣,可以發展到供應三區每區有一份了。不過之後人手就不夠,而且她家中爐頭少,加上物資多得雪櫃也塞不下,放在客廳。但因為乾冰難買,最後很多新鮮食材變壞了。

同一時間,之前已經成為藍絲眼中釘的她,知道她接受物資捐獻時,就大搖大擺的說要假份物資捐獻從中向食材下毒。初時她覺得沒有問題,反正都是狗口說說。後來發現下砒霜倒是個慢性毒無色無味,本來覺得反正送出前會試味,要死自己先死,但是現在不行了,藍絲狠毒,真的可能會做的,不如就改用現金卷了。一方面可以不致食材因為存放問題而變質,另一方面又可以防止藍絲作惡。

不止是大家所知的超市卷,甚至有些朋友帶來的是一些肉檔的現金卷。

不過這個使用現金卷的決定,倒成了輿論攻擊的開始。

陳海琪某日在自己臉書上寫上一個status,大致是說不要捐獻現金卷,不要陪那種人一起無知愚蠢之餘,說著學生誰在乎你的海鮮湯炆雞意粉,抗爭現場不是經營意大利餐廳之類,大罵對方乘機抽水。

當然這個消息一傳開到聽眾和朋友處,各界朋友當然仗義執言大舉反擊。陳海琪只是不斷以用現金卷不好來作反擊,而且是copy and paste的。因為大家看得出這人不是單純提醒現金卷的壞處,而且覺得她動機不正和有攻擊性,不然不會說著什麼在乎不在乎捐贈的熱食等等這些狠話。

罵戰當中,黃洋達和陳秀慧亦有留言,附和陳海琪叫其他人不要用現金卷,免招口實。不過大家認為陳秀慧的留言有骨的地方大致是在佔領區引起募捐爭拗是罪過,接自己能力做就好,不需要另外募捐。

陳海琪受眾人大罵之後不久就刪除這個status,但黃陳兩人就搞上了這倘渾水。

先回到罵戰發生前。女皇有在網台提及一件關於派飯遭受騷擾的事。

銅鑼灣佔領區裡面,在學聯的物資站處是有個叫阿瑩既人替女皇做物資收集和聯絡的。有一晚,女皇的飯菜帶到來學聯物資站時, 在電車站附近有部分穿著熱血Tee,但有些又沒有Tee的小眾人一齊走近派飯的物資站,問道為什麼不在我們的物資站派飯而一定要在學聯這邊的物資站度派飯呀。阿瑩不懂應對,就聯絡女皇,女皇因為怕那群人會去找派飯的學生和朋友麻煩,就去答覆那群人明天就煮多一份(每晚是有幾桶飯菜派發, 但幾桶都不同菜式的。)給你們一齊派發好不好。他們就散去了。

但到第二天,女皇她們真的帶來多一份讓他們去派,但那群人卻反口覆舌:「不要了,我們不會去派!」

然後不久,在蘋果網報上有一則留言,是一位叫Annie的人表示自己是「銅鑼灣地區的義工」,說自己曾幫助女皇,然後說女皇叫當地學生做義工,學生不喜歡,然後更說學生不稀罕食她帶來的飯菜。

女皇回應這事說沒有認識這個人。因為現場幫忙的只有很少,大家都記住了。女皇有提及在幫助煮食的人自願的情況下可以請其作證關於煮食之事。另外就是有請留守的學生幫忙,但日子不多,因為這些日子人手短缺。始終義務幫助的人不是人人每天都能來的。關於說明自己是義務幫助的人而留言批評者暫時只有Annie一個。

回到罵戰。罵戰後,熱血和其衛星專頁在不斷攻擊這件事。理由圍繞現金卷不好,就是說女皇搏出位,見報之事 (女皇放上臉書的相片絕大多數都是沒有她本人的,而且佔領者樣貌是得到同意下才被影下來的。影相的目的是給捐獻者和出力者的交代。)。加上所住的被反佔中住客佔據的大廈不斷騷擾,又受到食環署投訴(我猜這也是住客所為了),藍絲輿論攻擊之下,最後都選擇拒收任何物資,現金卷。而且只供應學生最多的金鐘 (因為愛心餐行動是有指明先讓學生享用,有剩下飯菜就派給其他有需要的佔領者),直至用光所有物資就不再煮了。

女皇之後有到香港花生,低俗頻道等等地方論述愛心餐的事件,蕭若元的網台節目也有為女皇出聲。這反而為有心人以該台為社民連和人民力量的領地為由說得女皇是在挑起兩派勢力鬥爭。

作為為愛心餐捐過物資的小弟,想講講感想。

小弟在想,批評用現金卷的人,你們是用什麼心態來對待「捐贈」一事?不是應該以善心角度來看這事的嗎?用陰謀的心態來看自家人做事,就將一件善事變成一件莫須有的事。為什麼不能自家做就好,要受捐助就一定有所圖謀的樣子。對付左膠,例如在旺角放乒乓球桌一事,他們影響了旺角大家的軍心,這是已經能夠看見的事實,當然可以叫停,可以趕走。但有什麼証據要批評愛心餐?叫「散水」?沒有。影響軍心?學生食得開心,何來影響軍心。未審就先打八十大板還成王法,還叫民主,還有腦嗎?這根本習慣內鬥而鬥得埋沒理智和心靈了。

深水涉明哥也是接受捐款,煮食物派飯票給有需要人士免費享用,難過這也是有問題,也招口實?從來沒有口實這回事的,要作口實,什麼事也能作。當你要陰謀的看人,就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詞,一句莫需有,就令對方成為岳飛了,更何況我們正對抗著的這個殘暴不仁的港共和中共?

要罵可以,要不就拿犯罪証據出來,要不就拿解決方法出來,不要只罵不建議。罵戰之所以成為罵戰,就是因為有破壞,就沒建設。女皇和聽眾,朋友們都只想為佔領的學生們一起做好一件善事,而不是為受同路人責罵而做的。小弟煮食功力平平,又想出力,又相信女皇作為一個廚師的善心,就去幫忙捐獻一下而已。捐者有心,煮者有心,食者開心,問題在哪?

這次雨傘革命真的見盡港人的內鬥本性,真的與中國不無多讓,就算是單純到不得了的煮食行動,也能將這種內鬥的行為過程表現得淋漓盡致。難怪百事難成,難得一成就不知變通,只守不攻,只懂怕偷雞不成蝕把米。陰謀,防範,是對付敵人的強勁思想武器,但就請槍口對外,不要亂打自家人。我亦開始思考,在近來香港這種內鬥思維由誰人開始的,這一定是令港人日後爭取民主失敗的始作俑者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