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是極權的敵人

愈保守的政權,愈怕教育界。〈1984〉透過修改歷史,用高壓及恐懼逼市民認同2+2=5;〈美麗新世界〉更顛,由BB入手,視之訓練貓狗,通過電擊等方式限制BB行動,令他們長大後喪失部份能力,方便控制及勞役他們。689國民教育洗腦不成,葉劉試圖貶抑通識科,箝制思想。這招毒招,90年前港督金文泰都出過。比較一下,與今日竟然非常相似!

May_30th_Movement_Propaganda_Poster

當時罷工poster,開宗明義是針對帝國主義,認為工人問題源於帝國主義的剝削

1919年的五四運動及新文化運動,「德先生」及「賽先生」其實都是香港的朋友。香港的朋友,即是英國的敵人,因為「德先生」令香港人覺醒,覺得工人被剝削,加上外國勢力國共兩黨的說三道四,加入「中國人要贏,帝國主義要輸」的主題,結果香港爆發「機器工人罷工」(1920)、「海員大罷工」(1922)及「省港大罷工」(1925-1926),粗暴干預香港內政。1925年港督司徒拔拍拍屁股走人,1925年11月金文泰上任,硬食由主力由國民黨左派(汪精衛)及共產黨幕後推動的「省港大罷工」。

中山艦事件後,令蔣介石踢走汪精衛,取得國民黨的實權,得以北伐。

金文泰就像689,用的是拖字訣,等待中國人小農DNA發作。4個月後,「噢」的一聲發作下,1926年3月爆發「中山艦事件」。共產黨人李之龍突然駛炮艦入廣州黃埔區,謠傳要劫蔣介石去蘇聯,結果蔣介石先下手,抓了50多個共產黨員,包圍省港罷工委員會。國共開始分裂,國民黨右派(蔣介石)抬頭。一個月後,蔣介石北伐,要錢要香港生意,要廣東革命基地和平,於是單方面瓦解省港罷工,加深國共分岐,結果1927年蔣公決定剿共!

省港罷工委員會是罷工的大腦,他們被國民黨包圍後,標誌大罷工完結。

雖然罷工瓦解了,但1927清剿後共產黨員大量逃入香港,加上共產黨在罷工期間大力提倡「工人權益」及「反帝國統治」等當時視為進步的思想,所以令英政府不能像cy 一樣,工作24小時後仍睡得很好。葉劉建議將通識變選修,減少學生接觸政治思想,金文泰是葉劉的加強版,玩搜查學生行李,而且秦始皇上身,焚書罰錢。《循環日報》記載一個學生,帶了6本《宣傳大綱》及1本《侵奪中國史》,結果燒書兼罰25元,total loss。

港大的鄧志昂樓,1931年落成,正是昔日港大中文學院的授課地。現為法定古蹟。

有時真的覺得葉劉讀過香港史,她提倡中史、文學變為必修,這正正是昔日金文泰的用來箝制思想的重要政策!在大罷工後,金文泰忽然振興國粹,開設了漢文學校。華商最怕動亂無生意做,大力課金,於是一下子出現很多保皇學校,包括1927年開設的香港大學中文學院(中文系的前身)。這些學校專請前清遺老,文化專講四書五經,但民貴君輕、陳勝吳廣等稍為進步的思想統統不說;文學就專講六朝駢文,總之日日都用董伯伯的口吻叫你聽老人家的言語,要奉公守法做順民,一日背10次〈哀江南賦並序〉連典故注解,總之不要插手政治。幸好,1935年許地山擔任中文系系主任,金文泰又離任了,許地山順手改革課程,港大文學系才稍有吸引力。許地山的課亦啟發了張愛玲,就是後話。

真心想問,有野唔搵人傾,走去同國旗傾,你咪痴左線?

今日小學教科書,一味唱好共產黨,見到國旗就讚,聽到國歌就唱,總之國家勃起來了,所有問題都不是問題,中國的人權是最好的。689同貪曾都識玩的政治,金文泰都識玩。他下令修改中文教科書《香港簡明漢文讀本》,加入兩篇課文,一篇是歌頌英皇佐治五世,另一篇是細說英國國旗,誇示英國的強大。嗯,歷史果然循環。

不說不知,魯迅(左)與蕭伯納(中)這對中西方著名作家,同樣愛共產主義,份屬好友,曾在不同時間到訪香港

試問想還未覺醒?從皇后到佔領,香港人要醒的都醒了七七八八。金文泰治下的香港,上至華商,下至平民,人人都掛着搵錢,幾乎全都昏睡了。1927年來港,看不過香港人及英政府,暗斥英政府忽然愛中國文化:「無論中國人,外國人,凡是稱讚中國文化的,都是以主子自居的一部份‥‥‥所以他們愈是讚美,我們中國將來的苦痛要愈深!」

劇作家蕭伯納是諾貝爾文學獎的得獎者,世人稱為幽默大師。看他與何東合照,就知性格分別很大。

魯迅不怕得罪香港,1933年來港的蕭伯納一直串盡全世界,小小香港當然不放在眼內。他參觀完香港大學後演講,見識過前清遺老的肺腑之言,演講句句有骨:「世界文化,一半為半受教育者摧殘,一半為飽受教育者摧殘。大學往往養成矯揉的心思,不知培養本然的心思,發展學生的創造力。」暗指港大當時的教學阻礙學生思想,毫不畀面地說:「香港是令人討厭的地方。」蕭伯納講得這麼盡,結果第二日被華文報紙和諧了。

是不是不教通識,學生就不會覺醒,不會批評政府及共產黨呢?問題不是科目,而是政府太過腐敗。讀中史,中共歷史的黑暗都夠講十堂;讀文學,杜甫的悲天懊人,關心弱勢,很難不與689的「14k言論」作對比。政府想掩耳盜鈴,但鈴在四方八面,怎樣都聽到鈴聲,解鉉還須繫鈴人。最後感謝老師們,教育出光明的一代學生。

以事論事,站在政治上,金文泰確實用教育作洗腦工具,希望年輕人做順民。但在經濟角度,港督金文泰的確令香港經濟從大罷工慢慢恢復。

圖片及資料來源:阿群帶路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