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兩天的溫度下降了不少,街上的路人都添上了一件件的外套。上班回家的路上你都已經覺得涼意陣陣,更別說努力堅守在街上的市民們。在冷風處處的夜裡只有一張薄薄的毛毯,獨自在帳篷甚至席地而睡,滋味必不好受。除了外在的氣溫,連日來政府及工作至上的人們所帶來的消磨亦難免把不少市民心裡追求民主的火焰耗得七七八八。想當初抱著抗爭的決心,卻換來一堆和理非非的無知決定、老一輩的不體諒、政府的不重視。我明白到街頭日子過得很苦,但要是我們在這裡就心灰意冷的話,香港就永遠再不可能復活過來。

從來要堅持心裡的意念都不容易,目光短淺的總會在旁不斷把一盤盤的冷水往你的頭上倒,更何況這次還要加上周融這白頭老妖及一眾為三數百元出賣香港及良心的敗類。只是自由從來就不是唾手可得,阻撓我們爭取自由的人無所不用其極,無非就是想我們說聲投降了,認輸了,然後回家默默看著香港完蛋。他們口裡只會說著你爭取也不一定成功,但從另一角度看的話就是「爭取就有著成功的機會」。機會率大嗎?我不敢保證,只可以說比我們什麼都不做更好。歷史上那有一場抗命是早就料到肯定成功的呢?大家都是忍受夠了不公的社會及腐敗的政府就決意站出來反抗了,大家都抱著齊心就事成的想法,不會認為自己的力量是多麼微少,而是想著集合起來有多麼強大。就像我們現在的香港,要是大家都認定自己沒什麼可貢獻而放棄站到街頭,那有可能佔領到金鐘旺角銅鑼灣等地?香港人只要團結,再大的難關都能挨過去。妖魔鬼怪只是一堆烏合之眾,在我們意志薄弱時就出來企圖動搖我們,但要是我們鐵了心腸守衛香港,面對魔鬼時決絕的大叫一聲「彈撚開」,他們存在與否根本就無關痛癢。

政府商界都害怕這場佔領,前者怕地位不保,後者怕小賺了幾個錢。但我們還會怕這無能的政府,怕這眼裡只有利益的商家嗎?日後爭取到的自由及平等是屬於所有人及其下一代的,我們的情操比他們都高尚,我們的目的比他們都偉大。即使天氣再冷也好,我對自由及對香港這個家的熱愛,從來未有絲毫減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