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爭滿月,民意可謂壁壘分明,而且出現了一批藍絲帶,用暴力、無知衝擊著整個運動。如果你家中有位藍絲,或者一個無立場但反對你抗爭的親友,平時不看新聞,只用智能手機打電話,頂多whatsapp約麻雀約旅行,突然卻變成通曉政經,心繫家國的愛國之仕,絕對是家門不幸。他們的資訊來源,第一是葉瘤口中的外國勢力通訊軟件,二是各個已歸邊投誠的左報傳媒,能力較高的會用facebook like一口薑蓉,全民投入數碼通訊,絕對是事實。

雖然數碼鴻溝一夜間消失了,但民智卻沒有跟隨提升,面對互聯網,他們都是嬰孩,而且是一個腦袋不會再發育的嬰孩,毒奶粉照喝無誤,練成一堆網路怪嬰。這情況令我想美國usenet新聞討論區發生過的一件事、討論區在90年代興起,因為2000年後互聯網的極速發展,另討論區的發文質素下降,後來資深用家要為2000年後新進用家推行網路禮儀教育,事件甚至發展到大學課堂,如何掌握、分享、發問及核實資訊,是網路用家的必修課。

今次因運動現形的藍絲,或沉默的消極主義者們,都不俱備網路教育,也不受教。香港受高等教育的人雖算多,但深究者少,大都是求學求分數,要求年過50的人再受教是何其困難,得罪說他們都是機會主義者。我曾與一名沉默的消極主義者談論過,他一句「當年我只係打算去美國」,我就明瞭了有多少「長者」原來沒有以香港為家,香港只是進棺材前的造夢機,在我死前,請勿吵醒我,我不會思考去醒,我寧可去選擇沒邏輯、沒公義的惡,多掙點錢讓死前的夢造得好一點,有錢多的送後代去移民,不需要以香港為根。

諷刺的是,這種投機心態正是香港70、80年代舊獅子山下精神的動力。他們認命留低打工,夠能力就移民,沒能力的都買樓買股自保,炒炒賣賣的金融中心就在這咸淡水交界的香港建立起來,是最對胃口的發展。97之後中央繼續以金融愚民,有事就送你自由行,深化紅色資本,大部分香港人都不防有詐。

今次運動的確喚醒了不少以本土為根的香港人,在這投機之地搞個本土主義是困難的,香港中西融合,人群流動大又金錢至上,要做順民或做外國二等公民倒是容易,要留下為本土抗爭的是艱辛又孤苦的路。慬有的立法會選舉勢必成下一場硬仗,敵人眾多,有傳統建制,激進愛字頭,不中用泛民,還有沈默的大多數及不可寄望的50後敗將們,他們未10年都穩佔6成人口,要本土抬頭主導,還需更多醒覺,更多經營,更多你我的參與。

後記:自從雨傘革命開始,網路上有大量文章,報導、評論、各種分析、預測,有來自傳統報章、新媒體、學者、個人,是百花齊放,每一篇都有其對應讀者並影響著其他受眾,左右著抗爭的走向,是蝴蝶效應。本來寫了不少文字評近一星期抗爭事件,可惜事件發展快過文字,一一砍掉重寫,餘下一些感想合結成文。鍵盤戰士的路雖不比馬路上的戰士們艱苦,但面對文宣效應的壓力,也不是一件易事。

作者:尼爾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