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者本來是一位僅限精神上支持民主運動的香港人,在2014年9月28日完完整整改變了筆者。筆者以往只參加過某年元旦倒梁遊行,其他大部分遊行示威集會活動都只是在鍵盤上精神上支持,但筆者卻在928當天親臨政總現場。

從金鐘地鐵站海富出口走出來已經發現出口是已被警方圍上鐵馬。其後筆者見證人群走進大馬路,雨傘革命隨即展開序幕。筆者走到中間,期間戴上途人派發的口罩以防警察的胡椒噴霧。人群在抵禦警方衝擊,合作傳遞物資,顯現人群團結一致,直至數輪胡椒噴霧使用無效後,傳來消息現場網路將被切斷。顯然,他們害怕資訊的流動讓更多人走上街頭。亦傳來消息警方已經出動防暴隊,筆者事實非常害怕,卻無法顧慮太多,筆者決定留下。而筆者的決定是正確的,

筆者竟在有生之年見證了「保護人民」的警察向我們人群施放催淚彈。筆者當時手執一袋蒸餾水是為將傳上前線的物資,催淚彈就這樣向我們迎面而來。雖然筆者沒有吸入太多催液彈,但當刻感覺辛苦,既正被催淚彈嗆著,又覺得非常匪夷所思,那刻筆者深深痛恨警察。以往一直以為這類武器只會用於鎮壓到處破壞的暴動暴徙,而這想法對香港警察未免過於天真。自此,筆者連續兩星期每天抽時間到金鐘聲援。有朋友見狀問道:「為什麼你突然這樣搏命?」筆者想法是,是次雨傘革命背水一戰,自從928後這個政權真心觸怒筆者,每晚出現在佔領區是希望堅持下去,只怕有人抱著「算數啦」的心態而離開,筆者不希望成為這樣的人,亦絕對不希望有多一個人有這樣的想法。一個人的離開,可能會瓦解這場革命。筆者不希望928現場人士白白承受催淚彈的攻擊,而最後卻什麼改變都得不到。難得的機會,好好表達香港人訴求,筆者絕對相信「自己香港自己救」。


「這十年來做過的事,能令你無悔驕傲嗎,那時候你所相信的事,沒有被動搖吧」
「當初堅持還在嗎,刀鋒不會磨鈍了吧」
「快樂嗎,你忘掉理想只能忙於生活嗎,別太遲又十年後至想快樂嗎」
-薛凱琪《給十年後的我》

這首歌筆者有另一種意會,希望提醒自己要堅持,不要斷送香港未來,讓自己抱憾,筆者在此寄語各位,請不要讓未來的自己埋怨今天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