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片_(9)

在雨傘革命前,沒有人會想過走在平日車水馬龍、塵土飛揚的告士打道上,原來可以是如此愜意。偌大的行車道再沒有車輛來往的噪音,卻有著年輕一輩提供物資﹑收集垃圾的叫嚷聲。如果不是因為佔領行動,我們早已忘記走在路上不與中國遊客摩肩接踵的感覺,更忘記了道路不只為每年遞增的私家車而鋪下。雨傘革命這次帶給我們的,除了整個世代的政治覺醒,還有能呼吸新鮮空氣的市中心。

以往空氣極為混濁的中西區、旺角、銅鑼灣等地,因車輛無法進入,空氣質素大為改善。即使於10月初當全港大部分地區空氣質素健康指數均為甚高至嚴重水平,中環及銅鑼灣的空氣質素反而只屬中至高水平。佔領期間中環和銅鑼灣的空氣質素居然比塔門還要好,而由中環步行至金鐘竟然變成一件愜意的事。

其實早於今年年初,規劃師學會已建議於將中環至上環最熙來攘往的部分改為行人專用區,只准電車行駛,並配以不同的綠化設計方案,改善中環核心地段的景觀。想不到當初天馬行空的構想,竟然在雨傘革命的佔領行動下得以在金鐘、銅鑼灣及旺角試驗。在金鐘、中環、灣仔等地方工作的上班一族,於午飯時間能跑到金鐘佔領區用膳散步;學生能在下課後往政總外干諾道中的「自修室區」溫習做功課。

香港一直以鐵路運輸作為運輸的主幹,這二十多年來不斷將鐵路網絡延伸,重組巴士、小巴路線,為的就是令鐵路成為真正「四通八達」的集體運輸系統。可是為了「行兩步都會死」的中環商賈大亨,不惜犧牲大眾呼吸新鮮空氣的權利,任由私人車輛數目增加,對要求改善市區空氣質素的呼聲置若罔聞。

當然,無論我們在雨傘革命中看到這個城市如此美的一面,總有一些每天最喜歡上班的人覺得雨傘革命導致交通擠塞,阻礙上班下班。他們卻從不思考自己為甚麼多年來每天像沙甸魚擠進車廂,為甚麼每天要在紅隧度過上一小時,為甚麼每年都要面對有加無減的車費。這一切是因為一個黨官商勾結的政權,將公共設施視為私器,多年來拒絕回購重要的公共資產,如港鐵、東西兩隧等。如果雨傘革命的集會導致所謂上億元的經濟損失,那麼每一年香港因為政府往黨商傾斜的政策,而持續導致的經濟損失比雨傘革命帶來的肯定多上百倍。

每天飽受渾濁的廢氣、被擠滿喧鬧的街道、無休止的交通擠塞、無限制的自由行遊客﹑擠迫的港鐵巴士車廂,這些就是「正常生活」?雨傘革命正好給所有香港人反思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