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傘運動已進行了一個月,筆者於佔領區及家庭聚會都聽到不少中年人表示自己是中立,他們會認為爭取民主是可以的,但是不要阻礙到其他人的生活,應該要以溫和的手段爭取民主,又指三子及學民學聯都是收了美國錢搞亂香港。由此種種言論得知,他們雖然口講是中立,實則已有其既定立場,所謂的「中立」只是無知的表現。

到底甚麼是「中立」呢?有兩個可能性,就字面來解釋,所謂的中立就是不理不聞,對雨傘革命的一切都不理會,不評論,這就是「政冶冷感」的表面,但是當你不發表意見,就會被人默認為反對「雨傘運動」,當你不是答案的一部分,就是一定是問題的一部分。另一種可能性就是「偽中立」,借中立為名,以掩飾自己的反對立場,這一種人才是最可怕。

如果你問每個香港人想不想擁有民主,筆者相信大部分香港人都會回答「想」,可是每當有社會運動發生時,卻有不少「想」擁有民主的人反對社會運動,這就是「偽中立」的無知之處,因為他們想擁用民主,卻反對爭取民主的手段及行動,他們的行動不是推翻了自己言論嗎?其實他們根本不知道何謂民主,何謂自由,如果你問他們國際人權公約寫了甚麼,筆者敢保證大部分的「偽中立」都會答不出,他們連民主自由都搞不清楚,卻反對學生們爭取民主普選,這不是很好笑嗎?他們的言論只是訴諸無知。

當然一個「偽中立」的無知不會對社會有太大的影響,無奈社會有為數不少的「偽中立」存在,雨傘運動進行多日,有不少高官,知名人士不斷發表一些「毫無邏輯的笑話」時,「偽中立」人士不但沒有質疑,卻十分相信他們的言論,並爭相讚好,然後批評學生,但是當你問他們有沒有證據時,他們卻不能提供任何證據,就像他們指出有外國勢力干預「佔中」,筆者表示十分好奇,便問他們有甚麼證據,他們竟然回答根據東方日報的報導,他們須的打算「把謊話說一百次變成真理」,這些人不但侮辱了「雨傘運動」及其支持人,更侮辱了他們的人格及智慧。

雨傘運動發展至今,筆者認為是次運動最大的好處並不是令市民覺醒,反而是把「偽中立」的無知表現得一覽無遺,就好似一面照妖鏡,顯示他們出的真面目,香港民主運動為何三十年來只退不進,除了是政黨問題,更重要是因為有太多「偽中立」,不,應該是「無知」的人阻礙香港民主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