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教聯會主席鄧飛認為罷課成風,
將來學生會因魚蛋加價而罷課。

編按:這是個「有趣」的言趣,本來將民主權利與魚蛋加價類比已經是不倫不類,魚蛋加價可以不食,但民主權利就不能不爭取,因為這是不可取代的人權,教聯會主席亦說出如此歪理,怪不得有這麼多教畜。

2/ 教育局局長吳克儉指罷課影響學生學業及老師授課。

編按:作為一個局長說出這番「廢話」,不是很可笑嗎 ? 他的邏輯等同絕食影響身體健康,為何學生可罷課呢 ? 他想把所有的責任推向學生身上,令人忽視政府的無理施政,不是本未倒至嗎 ? 有這種人做局長,學制的失敗是必然的。

3/ 李國章:「西藏人自焚也不能令中央改變對西藏政策。」

編按:他倒是帶出了一個事實:就是中共的專橫已到令人髮指的境地!既然以學者自居,就應該指出他們殘害人民的真相,而不是試圖為極權者說項!如此只能反映出此人在極權者面前選擇跪着,而非站着的卑劣奴才人格,不配獲得任何尊重!孟子說:無羞恥之心非人也,數千年前,先賢已對此類渣滓有所定斷,大家批評和羞辱渣滓不必留有餘地,不要忘記是他首先放棄自己人格的。

4/ 羅范椒芬:「實普選行政長官之後,立法會應該賦予特首更多權力,
落實其政綱。因為經普選產生的行政長官,其政綱是受到社會的普遍支持,
因此立法會應給予行政機關更多權力,去執行政綱,例如有更大的財政空間,
而非像現時的制度般,政府要開設一個新職位,都要經立法會審批。」

編按:羅范賤婦總算講出建制陣營攪假普選的真正用心:要在市民未經真正選擇之下假造民意授權的效果。立法會本就是為制衡行政機關而設立,給市民假普選,令政府假借偽民意授權壓制立法會審核政府財務的職能,其其心可誅,已經是路人皆見,請讀者把假普選之害廣傳開去,以民意夾實泛民否決政改方案,屎是萬萬不能「袋住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