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幾日,我一打開電視,就聽到一個陌生國家的名字,布基納法索。一個掌權二十七年總統下臺。作為一個香港人一定心諗,關我鬼事。但我就諗,村民幾時先咁諗。

儘管,別人的處景不同,一個得六百幾美元人均GDP,一個貧窮的非洲國家,主要導火線歸咎於生活費高企,個獨裁總統又咁啱想修憲,繼續連任,因而,借此激起民憤,加上當地反對派支持,只是短短四日,獨裁者就下臺,軍方借機成立臨時政府,民眾抗爭仍然繼續,要求軍方進行大選。目前,事件死了至少三人。

一個只有二十幾巴仙識字率的國家,教育水平極低,一個較封閉的國家,村民都明白,靠什麼遊行、估領是不行的。別人的反對派明白進行什麼議會不合作運動、公民抗命是唔得。人地開頭幾百人示威,警察就出催淚瓦斯,別人不是只是開傘,帶眼罩,而是進行反擊,以石頭,鐵鏈還撃。當幾萬人出來,軍方開槍,射殺一人。民眾反撃,燒國會,燒警車,逼使政府運作停頓,令軍方變節,不遵守總統命令,並將佢趕落臺。短短四天,布吉納法索變天,命運亦改變了。

咁本村村民呢?仍沉醉在形式抗爭,三十多日過去,村長無變,村制度無變,變的是村民內鬥。愛字頭,畺蓉等,我明白一切都是中國的陰謀,加上傳媒受控制,越來越多人信佢地,但上述我相信布吉納法索都有,示威者更少,知名度低,近乎無人理的無名革命,還有反對派做領導,四天就成功。雖然軍方掌權再激起民眾示威,但政府確實改變了。人地更加貧窮,比我們IQ更低,都明白錢不是萬能,要改變自己生活,是要由根本改變。明明是盛産黃金,點解都咁窮,政府,就是原因。

當我打到依到,我感歎點解村民唔係咁諗,黃浩銘唔通真是講得啱?

作者:上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