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官方來的新聞不斷地說:「警方在是次佔領事件中,一直是以高度專業,並且非常忍讓的態度執法。佔領人士一方面自己有違法的情況,亦有衝擊警方防線的情況,但相反,當有反佔領人士企圖拆除障礙物時,佔領人士又要求警方保護他們。警方在必須的行動中,不論是執法、保護或阻隔兩方面衝擊人士時,也需要使用一些最低限度的武力。我對警隊很有信心,他們是非常克制及專業,會使用就當時情況來說最低限度需要的武力。」

那些新聞有個描述錯誤,不是在報道拆除障礙物時,而是暴力襲擊時。警隊的情況是利益團體,他們為了維護自身利益,也有有規模地主動襲擊佔領人士並無差別地波及記者和路人,並非只是被指責明顯配合暴徒而已。

而且有個問題,亂拋垃圾者是否被毆打也是應該?衝紅燈的人是否被槍殺就是應該?犯法本來就離不開香港人的生活,我不諱言,我上網也時常犯法。

除此之外,這裡有一個類似報復的心態。有婚外情的女士是否要以被輪姦作懲罰?可能有人已經聽聞過,大陸有些地方,有人偷東西,當地人會用磚頭把小偷打至傷殘。現在香港正在不斷大陸化。

另一件事就是,警隊對法律的態度。姑勿論反佔領人士是否警隊所聘請或兩者是否串同,當反佔領人士與警隊利益一致時,反佔領人士明顯犯法,佔領人士也明確指出反佔領人士怎樣犯法,怎樣有問題,但警隊毫不理會反佔領人士。法律已不再應用於反佔領人士。同樣,警隊自身也違反警務條例,警隊也不理會自身了,法律也不再應用於警隊。

這樣的情況在董建華時代已經開始了,當時律政司不檢控胡仙,只檢控其他人。之後著名的例子,如曾蔭權貪污、梁振英「五千萬元」事件,廉署也沒有調查,也沒有提告。小的有各種選擇性執法,法律已不再應用於那些人。就算法庭還是公正的,但不檢控,不提告,也就等於沒有用。就算法庭是公正的,香港法庭對著中共國的人大,也不能運作了。當法例本身有問題,法院公正也只能公正地出問題。

香港政府仗著中共國定下的制度,想通過怎樣的法例就通過得了。立法會議員要為香港人出力也沒有用,因議員啟動立法和修法程序的門檻皆極高。法例就算關乎香港人能否存續,香港人也過問不了。像不誠實使用電腦這類法例,香港政府和警隊也作出了新的用法,他們想怎樣就怎樣了。政府和警隊變得人治,不斷講依法,用法律合理化自身的強權,警察密度變成了全球第五。

十幾年了,對香港人來說,用法律來爭辯道理解決問題變得無用,越多法律失去用處。香港人唯有轉向自力救濟,改變權力制度,恢復法治。雨傘革命不但是政治革命,也是法治革命,是香港的光榮革命。

作者註:網上有文章列出了歷年一些個案: http://www.plurk.com/p/kgj3ys 。在零散個案的背後,在現存制度上,有些法例和罪項已永久不能再應用於某一類人,而又同是這一類人能隨著自身意思改變法例和罪項的運用方式,定立符合他們意志的法律,和把法律修改為符合他們的意志,而應用於香港人,香港人卻不能透過現存制度去改變這狀況。

 

作者:仙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