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a. 女皇 - 歐昶瑩 Pemiga Facebook Page

via. 女皇 – 歐昶瑩 Pemiga Facebook Page

女皇Pemiga在雨傘革命期間自煮營養餐,讓佔領區學生不需只捱乾糧,在天氣日漸轉涼時能呷上一口熱湯,實在是雪中送炭。可這義行遭多方打擊,被逼暫停,更令人心痛的是其中更包括同路人,只因小小分歧即胡亂指控,實為憾事。

1012905_711018595660115_8794412889693873418_n
如果是社會行動主義那種賣書籌款的行為,我會認同圖中人所言,他們是騙財,是滋事,因為他們的所得並未用於運動中;然而女皇募集超市現金卷,是用於購買食材煮餐派給學生,這既非直接募款,即使把現金卷當成善款吧,也是將之「增值」成愛心餐,投入回抗爭運動之中。當中到底「騙」在何處?「滋事」在何處?圖中人並未解釋。

而發佈餐單,煮意大利菜,就要指責為抽水?這也未免過了火位,直令筆者以為女皇是煮了鮑參翅肚、滿漢全席等過分豪華的菜式。意大利菜,不過是比麵包餅乾,老麥家鄉雞要好一點,營養一點的菜餚罷了。「學生市民水深火熱,誰真的在乎你的海鮮湯」?水深火熱就不想吃得好一點?這是否有些人一廂情願的想法?日日吃乾糧,又算不算「水深火熱」?何況這星期的局勢是前所未有的平和,用水深火熱來形容,會否太誇張?

陳秀惠進一步將這種「抽水」指控豐富:
1653547_836326486387491_7401421351314478775_n

若在佔領區引起募捐爭拗是罪過,則爭拗雙方都需要承擔罪過,正所謂一隻巴掌拍不響是也;而我認為在這件事中,發起指控一方更需負起更大責任,因舉證責任在於控方,但這次控方所舉之證,卻流於道聽塗說,「瓜田李下」的莫須有罪名。

其他有心人自發煮餐不用募捐,是因為這些人的捐餐是不定期的,是小型的;女皇本來是計劃長期捐餐,而且希望擴大規模。想讓更多人能吃到熱食有錯嗎?一人之力難以擴大規模,招募志願者幫忙,有力出力有錢出錢有錯嗎?若果義工夠多,食材足夠,煮到一人一飯盒,又與旁人何干?會有人因此蒙受損失嗎?

為何只能按陳秀惠的一套「煮到幾多咪拎幾多落去囉」才是恰當?需不需要募捐(不是現金)何以會需要某些人的認可?別人用另一種方式去做,想做多一點就是不小心謹慎?

最後一句的指控更是嚴重,有暗示女皇將現金卷變賣之嫌,一張超市現金卷最多不過五十,將所有現金卷變賣能斂多少財?一千幾百?夠不夠《熱血時報》一日的課金總數?現金卷只能靠有心人捐贈,「收入」極不穩定,用這種方法斂如此微薄之財,會否愚蠢了一點點?

如果超市現金卷可以變賣,物資也同樣可變賣,陳秀惠小姐是否認為以後不應再捐物資,大家自己物資自己帶,以防有人變賣斂財?

為了雨傘革命,大家都不想做錯事,予人口實攻擊,但過猶不及,變了「社運塔利班」,不加思索胡亂指責有心人,又何嘗不是損害了運動的形象?望各方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