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認知的樂園,卻是他人眼中的牢籠。」

「你認知的樂園,卻是他人眼中的牢籠。」

隨著民運的進行,社會有愈來愈多不同的聲音;

但不知為何,老一輩的,總喜歡把同一番說話掛在嘴邊,不斷重覆。

「垃圾學生,不讀書,卻在破壞香港社會。我們上一輩辛辛苦苦建設的社會都給你們破壞。」

「我們上一輩辛辛苦苦建設的社會都給你們破壞。」

上一輩是活在港英政府下,社會奉行英治制度,但只有極少數的人參與政策訂制,而極大部份人每天都為生活打拼,努力工作,上班下班。

原來,努力工作,上班下班亦可建設社會,原來幾百萬人每天上班下班,社會就會繁榮安全,香港亦會因上班下班而變成國際金融大都會、高度自治、法治社會、放任政策、赤蠟角國際機場、ICAC、言論自由、免費教育等等。

英治未必比中治好,每人的尺都不同,很難去劃一量度政府的好壞,但制度的好壞卻是人所共見,一簽多行、23條、國民教育、高鐵等等,或許未必一定是壞,但50萬人、10萬人的上街卻表明香港人的意向。

好的制度不去堅持,卻去自毀長城接受不喜愛的制度,道理何在?

「我們喜歡的是透明、自由、平等、開放的社會。」

社會的發展是應該面向世界,接納多方經驗,97年,香港的大門愈開愈大,與世界的大浪潮接合,溯水行舟,但7年後的今天,卻見大門漸關,固步自封。

懷愐過去的風光,維持現狀的執念並沒有錯,但不要為自己冠上冠冕堂皇的籍口,為自己貼金而矮化他人。為生活打拼是值得尊重,但請不要套上「建設」二字。

我們走上街頭,只是很單純的想把我們的家門,再次打開,儘管方法不對,但門關掉前你不去拉住,等它鎖上了,你就永遠回不去那當初的家。

堅持的信念絕不徒勞。

作者:書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