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個月筆者在各種場合聽到不少歪理,這些言論大多是沒有邏輯及證據支持,純粹屬個人情感發泄。老實說,筆者認為這些歪論相當有創意,同時印證他們並沒有了解「雨傘運動」,甚至沒有到現場觀察。當有人以一些普世價值觀來說服「港豬」時,卻會被他們以「人人價值觀都唔同」來回應,此乃現代社會的最大問題,這是個「價值錯配的時代」。

保鮮紙是攻擊性武器,月入少於萬四沒有平等的選舉權,然後689又要否認,黑奴爭取投票權都要100年,相信讀者最近聽到這些言論都會說「唔係呀,咁都得」。「咁都得」的意思是指,有一些人可以公然違背故有的價值觀,然後打算歪理說成「真理」。到底他們的價值觀出了甚麼問題呢?首先可以肯定他們是「無恥」。

個人大於社會

不知道各位讀者會否留意,大部分「港豬」注重的都是與個人利益有關的事,筆者接觸的「港豬」當中,通常會對日常生活有各種不滿,投訴收銀員或侍應服務不週到,但是對政府的施政卻不理不聞,香港電視不發牌,國民教育,假普選都與他們無關,更會反指關注時事,指責政府的人是「廢青」,「憤青」,他們價值觀只注重個人的吃喝玩樂,個人觀感大於一切是非對錯。

我們想深一層,「港豬」認為指責政府的人是「廢青」,「憤青」,但是他們不是也做相同的事嗎?經常投訴他們看不順眼的生活小事,香港被人稱為「投訴之都」,為何他們經常投訴就不是「廢青」,「憤青」呢?其實香港人大多都是做相同的事,只是針對的對象不同,「港豬」看到不順眼都會投訴,反映不滿;關注時事的人不滿政府施政,也反映不滿。我們認為公民監察政府的施政是一個責任,無奈現時「港豬」卻把這種監察放在不必要的地方。

很多「港豬」都會指自己是支持「民主」,但他們所指的民主只是個人意義上的民主,他們要的「民主」只是想享有民主的利益,不願負上民主的義務。為何現時有這麼多中國人,「港豬」移民到歐美國家,然後在這些自由的國家批評香港人爭取民主。這正正反映他們不著重社會的利益,希望把個人義務外判給其他人,只是理會個人經濟利益,然後獨善其身,以一個清高的角度指責爭取民主的人,想要個人權利而忽視社會責任,這可能嗎?

利益大於一切自由權利

剛才解釋了「港豬」的價值錯配根由,但是價值錯配最嚴重的地方及根源是現時政府官員及既得利益者,他們不斷發表各種歪論,以達到自己的政治利益,因為他們現有的利益是基於不公義的政制,就會不顧一切支持這個利益有機體。他們會不知道示威者是和平示威嗎?他們會不知道自己正在奪去其他人的自由嗎?他們當然知道這一切一切的問題,只不過利益當前,價值唯忍。

這就反映了他們為何「無恥」,他們跟「港豬」不同,「港豬」大部分是基於無知,但是既得利益者是有意識做這一種事,他們為了維持自己的利益,放棄大多數人的自由及權利,所以他們為了欺騙「港豬」,才會發表近似白痴的言論。他們說「佔領會破壞香港經濟」,「警察為了維持治安才會出防暴隊及催淚彈」,「佔領阻人搵食」,就是想跟香港人說,你們爭取民主自由就是與香港利益為敵,經濟利益是大於民主自由,他們以這種言論就是為了將民主與經濟對立,從甚麼時候自由民主是可以與經濟成果交換呢?

現時人人都相信價值是相對的,人人可以有不同的價值觀,你可以認為民主自由是最重要,其他人可以不同意,但是各位讀者請想清楚,沒有民主制度,又如何保障自由嗎?沒有自由,又如何保障經濟的平均發展,不會傾向大財團?就算價值觀是可以多元,有一些價值觀也是必要的,人人都要遵守,就如殺人是不可接受,而民主自由也是一樣,因為沒有民主自由,我們所擁有的都是沒有保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