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改三賊在最初推銷普選時,用「有商有量」為口號,擺出親民的姿態,說會聆聽巿民的聲音,為著未來香港的特首普選收集社會意見,凝聚共識,令選出來的特首能夠有足夠認受性云云。咨詢過去,三賊收到很多的意見,極大多數人都提出相對保守的方案,真心希望大家都感受到談判的誠意。

可惜,三賊卻連最保守的方案都接受不了。在牠們眼中,建制派那群犬類提出的假普選方案才算得上是「踏實」的方案。為甚麼牠們的方案算得上是踏實?因為建制群犬只想著中共主子的心意,無視香港人的意願和利益。與其說這個假普選方案是建制群犬的方案,不如說是中共心中的偽普選劇本才更洽當。而主子中共見狀,亦當然連聲認同群犬行事務實。但連提名權都沒有的北韓式普選方案,除了真誠賣香港的那幾件政棍認為只要追加「飯民入閘條款」便能收貨外,大部份未被洗腦的香港人實難接受。

香港人不接受,政改三賊當下便一改偽善臉孔,由「有商有量」變成「有根有據」。

根據三賊扭曲的詮釋,基本法雖沒有寫明,但中共強行定義的「有中共特式的假普選」是唯一可以接受的方案。在「香港只能擁有假普選」為大前提之下,巿民可以任意討論,香港巿民等了二十年的特首普選竟然只是一件貨不對辦的贗品,當然不能接受,中共見狀就再在基本法上憑空僭建出三道閘出來,迫香港人接受。

因為中共,政改三賊,和建制群犬欺人太甚,再加上不少慣於出賣自己的港賊打算代香港人接受港共政府的「袋住先」政改騙局,才迫得學生為了他們自己的未來走出來罷課,才能令香港的成年人知道自己不能再冷眼旁觀,才令香港人覺醒到和理非非和投降完全沒有分別。大家在這刻才知道,原來催淚彈和防暴警察在廣大巿民面前都只是螳臂擋車。

雖然覺醒晚了一點,但慶幸未算太遲。

現在,港共與群犬都說,當下氣氛不適合再討論政改,大家其實可以先冷靜下來,過後才返回談判桌,到時大家可以有商有量,再慢慢凝聚共識。我想問,政改三賊變臉,把全港的改改廣告由「有商有量」變成「有根有據」時,三賊有否想過跟香港人討論和談判?唯有全盤接受中共特式的假普選才會被歸類為務實的意見,那還有甚麼需要討論?

已經覺醒了的香港人,在這刻,未來就在大家手中,所以千萬別再跟狗打泥漿摔角。雖然林鄭把政改第二輪咨詢暫停,但第二輪咨詢還是建基於人大落閘的假普選框架上討論,所以不要再相信往日自絕於談判的一干犬類還可以溝通,亦不要對連自己的家都出賣的港賊們(例如禮義廉,例如真誠賣香港)抱有希望。除非港共把政改咨詢推倒重來,巿民能守住「行政長官普選巿民擁有提名權」這條底線,打破中共強壓下來的「只談一國無視兩制」,香港才能在這個政治困局上突破,選出一個有足夠認受性的特首,真正體現中英聯合聲明中,中國白紙黑字簽了名的「一國兩制」,為迷失了二十年的香港找出一條新出路。

越過高牆後,高牆還在。打破高牆,把路修平,才是上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