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黨黨魁田北俊因為在雨傘運動期間批評梁振英管治不力,香港會淪落成不能管治的地方,提出梁振英要考慮辭職。其實單純這番話看來沒什麼大不了,不過只是一番反對言論,但問題在於以全國政協的身份說出吧。

作為資本家,作風騎牆,原因都不外乎「名利」兩字。成為政協,只是舉手機器,悶到發瘋,留下亦是為了「名利」兩字。

03年國家安全條例草案二讀前臨陣變卦反對通過而成為一時佳話,當時民間反對聲音大,就自然會反對,爭取選票。在我看來只是聰明,不是轉性。看近兩年的投票意向,反對撤回國教,反對最低工時,反對同志平權,反對壓抑樓市,其他的與商家自身和政協利益無關或者選票票源分佈不定的投票的都缺席,這些已經是好好的指引了。

當然在人前說話就盡說好事,為社稷為民生,不然怎拿選票。

不過看來今次要觸礁了。

中共緊張今次雨傘運動會向中國國內漫延,動用到全國以及香港全部輿論機器去抹黑運動和散播恐怖。中共表示不是敵就是我,要逼每一個「自己人」表態,以保障每一個階層都接收到中共要破壞運動的訊息。

四大富豪也沒有例外,不過四大富豪要資金走難甚至人身走難逃離鬼國控制不難,所以跟本不怕中共,受中共脅逼沒什麼反應實為正常。

不過身為全國政協常委的田少就不太幸運,中共就知你要爭取選票和商業資本,說這麼多話就乾乾脆脆以違反政協條例撤銷政協常委職務,為了殺雞儆猴,不要有個人言論在國內出現。

田少的事件其實可以令市民和港共管治團隊認清兩件事。

第一就是所謂全國政協,除了是舉手機器之外,亦是中共情緒宣洩和宣傳機器的一部分,就好像中國的報紙一樣,有同一個用途,而不容許有異見,每個人都要如實做出同一副表情和說話,以表示中共已經有民主,因為「每一個人」都是這樣想的,而有異見者就會遭受打壓,在暗的一定有很多,不過現在連遮掩都懶了。不過不說大陸裡面的媒體了,反正在香港的媒體都能看見這個打壓景象。

第二就是,現在就知道港共是不會替香港提出任何代表香港人民主的聲音,因為任何官員提出就會被中共拉下馬。他們覺得自己官做得不錯,誰會想被拉下馬?只要乖乖聽中共說話就不會被拉下馬,反正民間的輿論是不會動搖到港共管治團隊的。現在梁振英團隊的面皮比老懵董和貪曾時代有幾何級數的上升。

學聯和政府對話時所提及的向港澳辦提交民情報告一事,就算林鄭肯「行先死先」交報告往港澳辦,港澳辦又敢不敢將報告交上北京?這實在是令港共「兩頭唔到岸」,提交報告上京會死,不提交又難呼籲解散集會(笑)。

我想港共合理做法是交一個意見模稜兩可,疑幻似真的報告予北京,讓北京用「中共思想」令報告「自動波」合理化,那就不會令各官員的地位有所動搖,又能夠表示給港人聽中共接收了意見了,大家請自行回家吧。

但唯一肯定的是,田少「犧牲自己」去告訴大家,不要再相信什麼官員如實反映港人意見給中共了。這應該是他繼03年倒戈之後做的又一惠民之事了(笑)。

(P.S. 我覺得最好笑的是,田二少事後說田大少沒有認真行建制路了(「你為什麼自爆這麼stupid啦」的意思,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