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a. AM730

via. AM730

林建岳說學生到佔領區只為追星,正常智商者聽了,自會一笑置之。對一個追星只會向著床上追的二世祖,根本不用白費唇舌。

然而,今時今日還肯到佔領區,與抗爭者站在同一陣線,不怕被中共封殺財路的明星,確實很有「追」的價值。

何韻詩,坦白說,不是很紅,我固然聽過《勞斯萊斯》、《化蝶》,但也僅此而已,跟另一位大紅大紫的「現任天后」相比,實在是遜色了一點點。

但她現在肯定是香港公認的最受歡迎女歌手。

她是梅艷芳所收的最後一個徒弟。

對著天上的星光,我想說,梅姐,這個徒弟,你沒收錯。

梅艷芳小姐除了歌影皆出色,更為人津津樂道的是其人急公好義。八九民運期間帶領演藝界支援北京學生,血腥鎮壓後憤然不回大陸表演,但華東水災時她又不忍中國災民受苦,挺身而出,破禁回內地演出籌款。直至香港收到中國大禮:沙士時,她身患危疾,所思所想的仍是香港市民,發起《一比九十九音樂會》為抗疫籌款。

用俠女來形容梅姐,完全貼切。

何韻詩的歌藝,在樂壇的成就未必及得上梅姐,但那份俠義,她卻可說完美繼承其衣缽。

放眼所見,香港演藝界對佔領運動大多噤聲–我不是要非議這些藝人,在今日的高氣壓下,連李嘉誠都沒有沉默的權利,大多數藝人都沒借機抽水大罵佔領,以向中國討兩塊狗餅,已是難能可貴的情操。

那麼,不畏強國封殺斷絕生計,不懼官媒口誅筆伐,還要天天到佔領區現場,真正跟學生並肩作戰的何韻詩,是不是要比難能可貴更難能可貴?

她有一句話,令我感動,她說

即係咁,香港d人無耳仔唔洗聽歌架咩?嗰邊唔去咪留返呢度唱囉,歌無得唱咪開café囉,café開唔成咪去種植囉,田都無得耕咪去寫字囉。
超,本菇十八般武藝,洗死?

香港人,有幾多個能重拾「我十八般武藝,洗死?」的氣魄?有幾多個可以醒覺,我們不是中國人眼中的乞丐,我們靠自己,都不會餓死?一個人均收入三萬美元的地方,從不需要向一個發展中國家奴顏卑膝?

無恥五毛,還以為拿一條梅姐訪問片段可以刺激何韻詩。梅姐說的是,中國人當然想中國好,但什麼才是為中國好?為了人民幣,就順著極權政府的意,叫你咬誰就咬誰?還是憑良心,為這個國家爭取公平公正的制度,不論你月薪多不多於萬四,都每人手中有一票,可以選出一個他們心儀的領袖?

梅姐知,何韻詩知,我們都知。

這條影片,就像藍絲帶一向做的柒事一樣,只會適得其反,因為它增強了我們的信心,讓我們知道所做是對的,它成了我們堅持下去的又一動力,謝謝了,藍絲帶豬隊友。

梅姐離世後,大家都為「香港女兒」離去而傷感,但在今日的關鍵時刻,我們知道,香港女兒從來伴在我們身邊。

多謝你,何韻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