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沈旭暉:新加坡與香港:新移民篇

來源:沈旭暉:新加坡與香港:新移民篇

依數據,香港GDP落後新加坡,與移民計劃有關;新加坡傾向(只)接收高等教育人士,而香港接收更多低收入人士。我們要問的問題是:如果香港希望提升GDP,那像新加坡般(只)接收高等教育人士,可不可行?我對這種法西斯計劃頗有好感,但是有幾點負面後果,香港人得承擔。

1. 只接收高等教育人士,那較低階的工作,如待應、清潔工等要誰來做呢?那就是香港人了。
2. 如果我們大幅接收高教育外國人才,那中国才俊的比例也會大幅上升。即使不考慮地緣政治,只考慮比例,這仍是事實。香港目前有些人對「中国人位居高位」略為不滿,如果越來越多中国專才登陸並成為高層,這部份香港人能否接受?
3. 新加坡以「於新加坡大學唸者的外國學生必須留星工作X年」的合約綁住人材。如果香港照辦煮碗,承上,香港人能否接受?當然我們可以假定,這個條件可能使較少中国學生屬意留學香港,然而中港人口基數相距甚大,任何限制政策的客觀效果只會使中国留學生的POOL變小,也就是平均質素變差,而非中国留學生變少。(利申我支持香港增加本地學生學位,或者適當地增加外地生學費。)(同時,有教育界人士投訴本港碩博士的中国學生學術造誻相當參痴,所以這點未必適用於高等教育)
4. 承上,如果想留住人材,香港人必須停止向中国學生展現自己的惡意。香港人能否吞下這口氣?
5. 不少中国專材都有家庭背景,香港能否接受越加嚴重的裙帶主義,不能再體現昔日白手興家的獅子山精神(雖然在發達社會這本來就不太可能)
重申,我支持這種相當法西斯的移民政策,但大家要記住有利必有弊,差別只在是否Z>B,如果支持只進口高收入人士,那就要清楚並接受相關弊處啦。總不能甚麼都要,卻甚麼壞處也不肯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