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傘革命,持續了一個月,我也跟「藍絲帶」吵了近一個月的架。

在爭執中,我常嘲笑他們,明明身處平民階層,卻又要站在統治階級的角度為其著想和辯護。可是,在這場雨傘革命中,不管是黃藍綠白紫絲帶都好,都必須同意解鈴者只能是中共領導層。沈旭暉教授在無線節目《講清講楚》中也提及到,當前的政治困局,除了理想主義和現實主義外,仍可以有第三條路,即兩者之間的建構主義去解決。

我想,不妨真的從中共的立場想一想,如何以最符合其利益的方式,妥善解決這場民主運動,所以,拙文內容未必適合想爭取「真普選」的讀者觀看,甚至會招致他們反感。因為我只是想在拙文中嘗試建構一個像真度高的假普選而已,各位大可當作遊戲文章來看,反正這文章不是學術研究報告,裡面的提議未必經得起推敲,甚至在殘酷現實中顯得可笑。但至少我仍希望能讓大家思考,在「堅持留守直至有公民提名」和「支持警方清場驅趕暴民」這兩極之外,能否有第三種結果?

經過一個月的時間,我們大致了解到中共對雨傘革命的基本立場與底線:

  1. 不會接受公民提名。
  2. 不會隨便出動解放軍,堅持以不流血方式解決問題。

至於黃絲帶一方,儘管學聯與在場群眾堅持公民提名,但根據往績這並非他們的真正底線,「袋住先」是可能的,他們只是不能接受提委會過半數提名方能入閘這個超高門檻。所以他們的底線從來只有一個:

讓泛民可以入閘成為候選人。

故此,學聯一方其實是存在讓步空間的,這情況不少佔領人士都心知肚明,正因如此才經常有「學聯不代表我」、「提防散水」的警告冒出。真正困難之處,在於中共能否稍稍放下面子一次,做一個「不是讓步的讓步」,默許泛民入閘,就算沒有公民提名,運動也就可自動瓦解。

學聯沒有想像中強硬。

學聯沒有想像中強硬。

讀者看倌必定質疑,北京就是不欲見到泛民入閘,才不接受公民提名,如果泛民能入閘,豈不是等於真讓步? 「不是讓步的讓步」為何物?

但我的看法是,中共其實只是不願意看到泛民中人當選特首而已,如果泛民能夠入閘陪跑,但難以當選,我想中共定會樂見有一兩個民主花瓶作陪襯的。

竊以為,中共可以在保留提名委員會的情況下,提出幾個民主成份較高的「新袋住先方案」:

  1. 允許政黨提名,在立法會內佔百分之五席位的政黨,可以提名一位候選人,再經提委會確認入閘。
  2. 將提委會提名門檻降低至2012年時候的水平。
  3. 參照美國選舉人票制度,將香港的1200人提委會山寨為提名人票制度。

頭兩項不難理解,第三項目的是為了將泛民入閘困難提高,同時以外國勢力例子,增加提委會存在的正當性。在美國總統政黨提名初選中,共和民主兩黨的候選人須在各州勝選,方能取得該州所有選舉人票,在全國取得過半選舉人票, 方能被所屬政黨推薦,參與正式的總統大選。

同樣道理,香港的特首候選人也需要進行初選,泛民必須在十八區初選中勝出,取得全港過半提名人票,方可入閘。當然,建制派參選人也可以循同樣途徑,與泛民候選人競爭,或繼續以提名委員會過半數直接提名的方式入閘,意味著泛民候選人要進行兩次直選(一次提名戰,一次真正的選舉戰),建制派則大可不必。

不過,若果就這樣讓泛民人士入閘,他們在一人一票選舉中勝出的機會的確很高,故此,還需要多幾重路障來阻礙反對派。現在是2014年,在特首普選舉行前做手腳,時間上是綽綽有餘。

分化滲透

這向來是共產黨之拿手好戲,能對付國民黨,自然也能對付區區泛民小黨,手段之多之高明,不是我等凡人所能猜度,你懂的。例如,泛民極可能會共推一名候選人參選特首,以增加勝選機率,既然不能阻止泛民入閘,倒不如反其道而行,盡可能讓更多泛民人士入閘,分散票源,才能減低他們勝選之機會。現時泛民黨派內有多少「真兄弟」,北京自己最清楚,適當時候可派出來攪局。另外也可安排專業人士扮山寨泛民出選界票,等等。

民主黨真兄弟事件令黨內元老組成五人小組徹查內鬼。

民主黨真兄弟事件,令黨內元老組成五人小組徹查內鬼。

重劃選區

中共最愛以新加坡的例子來「證明」專制政體的好處,星洲也有名義上一人一票的國會選舉,甚至也有公民提名,只是執政黨會以多種手段打壓反對派。其中一種策略就是幾乎每次選舉時都會重劃選區。在選區劃分前,執政的人民行動黨都會評估各區投票情況,若某地區對該黨的支持率不高,便很大機會再重新劃分。例如果有甲、乙、丙三選區互相鄰近,甲、乙選區對行動黨支持度較高,但丙選區對行動黨支持率較低的話,丙選區可能會被一分為二,分別劃入甲乙兩區,如此一來執政黨的勝選機率就能增加。

選區劃分前,藍紅各贏一席;選區劃分後,藍黨橫掃兩席。 via. http://www.pfirereview.com/

選區劃分前,藍紅各贏一席;選區劃分後,藍黨橫掃兩席。
via. http://www.pfirereview.com/

重劃選區本已對執政黨有利,再加上「集選區」選舉制度,更是保護執政黨得到國會控制權的絕招。新加坡的國會選舉候選人,需要組成3至6人的小組共同參選,這類似香港立法會選舉中多名候選人組成一張名單參選,但與香港的多議席單票制及比例代表制不同,星洲選舉採「勝者全取」的制度,勝出的小組將能取得該選區的全部議席。如此一來,擁有大量人力物力資源的執政黨,便能輕鬆地以六成得票率,卻能控制國會絕大多數之議席。

集選區制度,跟選舉人票制度相似之處,皆在於勝者能全取選區議席,將之借代到上述提議的提名人票制度,若建制派或山寨民主派出現搶奪泛民提名票,很有機會在提名戰階段就能趕絕泛民,跟現在提名委員會功能並無分別。

讀者或會問到,新加坡執政黨好歹有六成得票率,建制派與泛民支持度卻是四六之比,新加坡經驗能全盤移植到香港嗎?

要注意的是建制派早在2011區議會選舉,及2012立法會選舉中打破了四六比格局,現在彼此之間只是45%對55%的微小差距而已。而在區議會中建制派更是奪得近七成的議席。建制派對直選的恐懼,未必像很多人想像中嚴重,只要中共開動選舉機器,配合得宜,共產黨操縱香港提名選舉的能力也許比新加坡執政黨更強。

101899315

建制派對直選的恐懼,未必像很多人想像中嚴重

廿三條

講起新加坡式民主,不能不提到司法機構和媒體皆牢牢操縱在執政黨手上,執政黨動輒控告政敵誹謗,得勝率奇高,告到反對派破產,對方則會失去參選資格(新加坡對參選人資格要求極其苛刻,稍為犯規即被撤銷)。

人民行動黨這些「優勢」,在香港的土共看來必甚為羡慕,因為香港尚未做到三權合作,司法機構仍未被成功改造為有中國特色的法院,而第四權的傳媒界更是仍有不少「反動媒體」。

故此,若想新加坡模式在香港行得更好更順暢,《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就必須在特首普選前完成。只要中共在政改這關稍稍放軟手腳,日後提出廿三條立法時,反對派要再反對的理據就顯得薄弱:連「真」普選我都讓步了,你們就不能讓步給廿三條過?甚至直接以廿三條立法作「真」普選的交換條件亦可。

廿三條一旦通過,即可效法新加坡當局以《內部安全法》打擊反對派,把他們告得家散人亡,就連提名初選都沒法參與。而媒體也同樣可以廿三條對付之,香港作為中國實行新加坡式民主之試驗場,到此可謂大功告成。

擴大新移民名額,加速換血

這招一直在實行中,只是若中共降低門檻讓泛民入閘的話,這套換血工程也務必要加速,以求在三年內以「新香港人」溝淡「真香港人」,充實建制派之票倉。每日150個殖民兵團南下,三年後就可為民建聯增加約17萬票源,當然中共更可再度耍陰招,釋法也好怎樣也好,將殖民配額進一步放寛,讓一個又一個政治成份可信的投票機器跨越深圳河。

殖民計劃下,Betty們會源源不絕輸港,再投建制派一票。

殖民計劃下,Betty們會源源不絕輸港,再投建制派一票。

泛民真的贏了又怎麽辦?

若果真的如此不幸,泛民克服重重難關,香港人擊敗土共配票陰謀,例如真的讓「漢奸」李柱銘當選了,怎辦?

戴耀廷早就這個問題作了解答:中央只要按《基本法》賦予之權力,拒絕委任李柱銘便可。

這會不會造成憲制危機?不會,重選即可。就算真的有憲制危機,又如何?這就是你們想要的民主啊。

發還重選後,大家都會明白再選出李柱銘也是無用,務實的香港人自會配合。再佔中?沒用,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而且有了「真」普選,再作公民抗命的合理性會進一步減弱,和應的人會少很多。

說到這裡,香港的政改並不是一個死局,雙方不必鬥個魚死網破,對北京來說,殘破沒生氣的香港,更是得物無所用。只要稍稍鬆手,泛民自然會跪低投降,只看中共是不是甘願放棄一個100%保險的選舉制度,換一個只有99%保險的次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