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政治是把衝突消除的人際技術。

政治制度(包括任何民主制度和投票制)能取得權威(在民主社會稱之為公信力), 但這個權威也只是協助減低消除衝突的技術難度。 權威並不會即時引致無代價的權力。

比人數的話, 暴力就是最原始的比人數方法。 但使用暴力的結果, 就是51% 的力量大部份會被 49% 牽制, 完全是徒勞無功的。 長期不尊重少數的結果, 不是少數離開, 就是少數失去了動力搞破壞變成了負累。 最終的結果都是削弱整體的實力。

況且那 2% 的轉移是否不可能? 一旦這件事發生, 這件事就會以全然相反的方式反彈回自己身上。 更不要說, 所謂大多數的支持, 每人的支持度不同, 當中有很大一部份人只是兩害取其輕, 而不見得是甚麼全然認同。 他們只是認為, 「在目前的情況下支持你可能比支持另一邊好」, 但是那個情況稍為改變, 或者你給他們的印象稍為改變, 那個支持就立即瓦解。

我們所渴望的那種「只要被認受就無限制的權力」, 根本不存在於現實, 我在自己的企業和別人的企業, 我行的制度都是絕對專制, 但我每個有必要違反當事人意願的決定, 我都是先說服對方, 如果不能說服, 跟對方劃定界線, 並確定自己出界的部份, 作出一定的補償或者另外方面的讓步交換。 而別人願意服從你, 就是知道跟隨你可以生存, 以及你會照顧他的未來, 只有這樣的權力才是健康的。

否則, 就是團隊和公司的分裂, 當你面對一群只要你看不到就不工作, 陽奉陰違的人佔據你的團隊時, 你已經走向失敗了。 權力就是他人的力量, 別人對你不服氣的話, 你迫出來的力量, 就只會作作樣子, 就是表面在工作, 實際謀私利或者另有所圖, 可以稱之為腐敗。 壞的老闆或者主管, 就是不了解這點的人。

權力大於自己的器量的人全都會崩潰, 不是腐敗, 就是掛冠求去, 不然就是變成脾性暴燥。 想要擁有權力就要擁有器量, 否則權力這種東西根本是危害精神健康。 但從沒擁有過權力的人, 會對權力有美好的幻想。 以為只要有權力, 所有人就會像羊一樣貼服的聽話, 為所欲為。

我一向都不贊成「一個人讀書考試, 考好成績, 第一份工作就是去當官或者公務員」這個理論的原因, 就是我認為, 這樣的人生基本上是沒有體會過權力或政治的本質, 就跑去接觸權力和政治。

雖然我很清楚, 大部份人就只是在長期被壓迫之下, 對權力投射幻想, 以為可以用此為所欲為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