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你地已經身在高位,於是能夠睇到聽到聞到知到比普通巿民更多嘅事情。你地知道政府下一步想點(雖然更多情況係借你地過橋黎放風凶班佔領者),你地又知道事情涉及嘅權鬥遠比好多人想像中嘅誇張,你地明白,香港依家就好似旋渦嘅核心一樣,稍有差池,就唔係一兩條人命可以令事情了結。

你地大部份樣子尚算慈祥,形像還算正面,就算你地相當人數同唔同嘅政治陣營有千絲萬縷嘅關係,我暫時仍相信你地出聲,只是出於愛。你地不停咁叫人散水,叫人番屋企,叫所有人回復到所謂嘅「正常生活」之中,希望你所關心嘅一群人,當真係有事發生時,損害減少。但,年年十萬計嘅人遊行政府都可以當無事發生過,咁樣嘅政府正常嗎?議會上大量人渣零票當選後公然與巿民為敵都無人吹得佢脹,咁樣嘅議會正常嗎?滿街都係自由行,金舖,藥房,連食肆都因為租金過高而被迫到去二線舖頭,咁樣嘅生活算係正常嗎?

我地就係因為想過番正常生活,所以先日日走出黎。

有好多人話,香港人好勁,連催淚彈都唔怕,呢頭放完,啲煙散咗,轉頭就走番出黎。咁你地有無諗過,原來香港好多人覺得今時今日嘅生活,不知所謂到連催淚彈都要行埋一二邊?甚至,在場有唔少人根本一早就預咗班含家鏟警犬會放塑膠子彈,佢地都仲係前仆後繼咁行出黎。你能否感受到大家嘅決心有幾咁大?你地呢班已經上咗位嘅人,到底明唔明白,我地唔係七一遊行果班不問結果安全至上嘅失敗主義者,依家呢個垃圾政府可以將「肯坐低同你開會傾」講成係最大嘅善意,談話內容同框架完全無變,咁算係善意?咪玩啦。大家要嘅結果,唔係只求開會呀!

呢個月,因為佔領行動,我地睇到更多可能性,發現街道未必係迫嘅好,交通擠塞問題亦未必只有一個解決方法。我地睇到香港可以有更多嘅可能性,而唔係只有「養肥權貴再等佢地跌啲餅碎比小屎民」呢條路可以行。其實好多人都感受到叫大家散水嘅你地,對在場人仕嘅愛,可惜你地口口聲聲話明白在場人仕嘅諗法,之後呢?唔通你想全世界都好以七一遊行咁樣,身水身汗出黎,行幾公里,叫下口號,之後集體番屋企等消息,再集體被政府無視?連電影都識得講,「能力越大,責任越大」,你地既然已經自覺如斯接近管治權力核心,話時話,你地做過啲乜?又係反映之後番屋企等消息?

如果我果份功課,你地都不求有實質進度,容許我只係得把口,叫囂幾句話做功課,之後就當成交咗功課,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