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引述《PINGS20 (許個願吧)》之銘言:

: 由歷史看來

: 宗教帶來了多少戰爭

: 奪去多少人命

: 更別說一堆斂財斂色的

: 而且不信宗教的也可以活的很好

: 別再說信仰讓人平靜這種鬼話

: 社會上各行各業都有存在價格

: 宗教對社會究竟有何價值?

 

所有人都是可以用理據去說服的嗎? 這是問題的根源。

 

實際上, 沒有辦法用理據去說服所有人, 甚至可以說有相當部份的人思想是完全沒有理性這回事。 全憑感情, 印象, 經驗和衝動去判斷事物。 把「感覺」當成判斷的第一方法。

 

對於這樣的人, 你要怎樣才能夠令他們理解道德, 去做對社會有好處的事情? 花很多時間說服, 他會沒興趣聽, 覺得太複雜聽不懂, 寫文章他們也不會看, 解構整件事他們一頭霧水。 他們就是沒有耐性, 或者沒有那個理解力去理解。

 

而且他們也通常十分固執, 他們無法理解各種事, 同時也無法接受自己其實並不是很理性, 所知不多。 所以他們如果有一些奇怪的想法, 他們也會堅持到底難以說服, 例如「吃人可以醫病」之類。 當他們遇到困難, 不安, 疑惑的時候, 他們欠缺分析出形勢與解決方法的能力, 但他們還是得解決這些問題, 結果他們隨機選擇的解決方法, 往往會引致更壞的效果。

 

當無法透過理性和知識, 去解決這方面的問題時, 就是信仰出場的時候。

 

信仰以某個淺白大家能明白的觀念或權威, 去讓大家遵守一些戒條。 信仰提供一些無法證實答案的事情答案(例如死後到底會怎樣), 建立讓人讚嘆的宏偉建築和美術, 各種儀式, 去使人覺得自己相信這東西就是對的。 也相信此信仰的權威人士, 例如主教, 僧侶等, 說的話是對的, 以及經文是寫的東西對的。

 

故此宗教的社會作用,

就是令說服人和團結人變得容易。

減少教育, 管理和溝通的成本。

 

只要按照這些人的說話, 或這些規章行事, 就能夠得到好的結果。 一般來說是上天國享樂, 或者下輩子投胎可以選臺北市長, 總之不會太難令人理解。 事實上像華人那種「讀書就能夠賺大錢」也是此類信仰, 不過要命的是因為他講的不是死後的事情, 所以很容易就穿崩。

 

而得到了指揮這些人的權力, 就可以輕易說服他們一些事情。 自古代以來, 都是用宗教戒除去實行很多政治或者社會上的變革。 最簡單來說, 伊斯蘭教的戒除中, 有很多是關於衛生, 例如要消毒, 沐浴淨身, 不喝酒, 不吃豬肉之類, 這些都是用宗教推行保健, 有效的增進了民眾的健康。 不然你要怎樣說服一群中世紀的沙漠民族去洗澡? 水都那麼珍貴了。

 

今天有可以普及教育, 你可以教育不洗手就會有病菌, 但古代沒那麼多資源, 直接跟他講不洗手就會下地獄比較方便。 也不會遇到甚麼「你說有病菌我明明看不到」「甚麼是眼睛看不到的生物呀? 精靈嗎? 」之類的問題給煩死。

 

同樣地, 推行道德用宗教也比較有效, 因為光憑法律, 總有一個問題, 就是「其實不是不能做, 就是做了不要讓人知道」, 例如偷東西。 結果都沒解決問題。 而信奉宗教的人, 他們做的一切錯事, 都冥冥之外會被紀錄下來, 而比神記了大過小過, 死後就會受苦。 因此這些人才更容易自律, 而不是只會在被看著的時候才不做壞事。 所以美少女夢工場二, 信仰是可以代替道德的作用。

 

像現代社會的「不偷東西是為了整個社會的信用」這種說法, 就像「炒房會危害經濟」, 「投票才能夠使政治清明」一樣, 對於不理性短視的人, 他們根本難以理解或者不能認同。 對於他們而言, 他們不會跟你講甚麼公共事務, 社會公義。

 

你弄個宗教說「炒房者下地獄」, 「不投票也會下地獄」, 他們信, 才能解決問題。 事實上中世紀的基督教不准人放高利貸, 以及不准蓄奴, 也就是想用宗教令大家自律解決一些問題。

 

至於宗教為何有害? 也不是宗教有害。 而是宗教雖然設計用來安撫不太理性的人, 但宗教發展後, 就有一堆聰明人加入了宗教裡。 這些人自少受宗教影響, 卻又十分聰明。

 

聰明人在宗教裡是否如事? 有時, 當中有些人跑去辯論哲學神學, 例如馬丁路德, 促成社會改革。 但有時越看到世界的腐敗跟教義不合, 越會覺得必須把宗教更徹底執行才能夠清除腐敗, 結果就是產生了原教旨主義者甚至是極端主義者。

 

但另一種人是, 他既信奉宗教, 卻絕非「善」信, 對於利益看得很清楚, 這樣的人就會開始用他聰明的腦袋, 去扭曲教義, 使宗教的解釋合乎他的利益, 甚至利用善信去謀私利。 這些就是宗教開始產生害處的時候, 例如中世紀賣贖罪券(你有罪 -> 花錢就可以贖罪 -> 錢給我), 而這些扭曲的教義又因為權威而被信服, 那就很多問題會跑出來了。

 

例如黑奴問題, 為何會有黑奴? 因為基督徒不能蓄奴, 但是 cost down 總是吸引的, 怎樣「融和」兩個想法再雙全其美? 結果就是更徹底的解釋: 黑奴不是人, 是猩猩的近親, 所以蓄黑奴還要把他當動物。

 

也就是說, 當初不讓人蓄奴的「善」, 在扭曲後反而使黑人直接不被當人, 宗教本身並沒有惡, 而是惡人有辦法扭曲他。 畢竟他講的是信仰, 扭曲後這些信仰也一樣可以害人。

 

是否沒有宗教就沒這些事? 其實那些人一樣會蓄奴, 一樣會偷竊, 沒有宗教就不用扭曲, 有宗教就會被扭曲而已。 真正的問題始終是源自, 當很多人都沒有充足的理性去判斷是非時, 就需要宗教或類似宗教的力量, 去控制他們, 但他們也不會因為這樣而變得有智慧。

 

有充足的理性思考和知識, 以及堅強的意志力, 對宗教的依賴的確是少一點, 但是人類的智慧是有限的, 宇宙太多東西人類不能知道, 所以人類總是不安。 最聰明的人也沒法知道死後會怎樣, 而人對死亡和未來有疑慮, 也不是理性就可以完全解決的問題, 而宗教就可以令我們比較好過一點。 當你的親人去世時, 你願意接受他就此完全消失嗎? 如果我們堅信死了之後會投胎當李嘉誠的兒子, 死亡就沒那麼可怕了。

 

所以到頭來宗教, 就是應付我們人類的缺點, 不論是愚蠢, 不理性, 以及軟弱, 恐懼。 一天我們有這些缺點, 一天宗教都會是我們生活的一部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