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筆之際,距雨傘運動滿一個月還只有三天,這短短的一個月裡,香港人已經歷了脫胎換骨。

香港經歷過中英交接的混亂期,中港雙方加上平民,都要試探未來的路,但倒頭來發現,香港已經厭倦了用經濟糖衣包裝的順民經濟。新一代寧願瞓街,也要爭取民主,在舊時代的堅強,拚勁,精明,食腦之外,再加上民主,平等與尊重。老一輩常說後生仔唔捱得、無用,但十一萬人的露天大集會,竟然沒有一個人沒水喝,這是何等可怕的customer service?面對惡意,教人忍俊不禁又令對手措手不及的無厘頭創意,這是何等的靈活?警方清場,年輕人用遊擊加固,日夜佈防,單用人群就與警察打持久戰,這是多強的統率能力?種種所有,難道就不是那些年的「獅子山下精神」嗎?

所以,這不只是一場「佔領」,而是「奪回」。

香港人面對的政府,只是城牆的最外層,在重門深鎖的緊閉後,還有更陰森的權力。香港人爭取民主的路,面對的敵人,一定不只有梁振英,不只有政改三人組,不只有催淚彈,藍絲帶,黑警與暴力。雨傘運動無論如何終結,也只是歷史大勢的小浪花,真正的浪潮,仍將暗湧而至,宮崎駿的歷史動畫《風起》描述的正是二戰前的相類近的日本,軍事化的日本,面對世界的列強正奮力自強,但又躊躇無助,電影引用法國詩人保羅·瓦勒里的詩句:「風吹、唯有努力試著生存」(Le vent se lève! … il faut tenter de vivre!)來描時代的紛亂無情。對於勢孤力弱的香港人,需要的是另一句話:「即使風停了、也必須努力生存。」

筆者不是內幕人士,更不是左膠,我不知道雨傘革命會如何結束,只肯定正如沒有無了期的熱戀,也沒有了無了期的熱血,這場運動總會有結束的一天,總有一天會將彌敦道,添美道交出,但讓我們別為「佔領」的退場而哀傷,因為「奪回」的序幕早已展開,雨傘的韌力不會就收消散,新時代的精神已誕生,再多的國教洗腦也於事無補,中港的矛盾一天未完結,更大的衝突也必將降臨,讓我們堅持理想,整頓意志。為未來新一場「奪回香港」做好準備。

作者:越鹿菲

題為編輯另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