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佔中/建制人士總會提出如斯言論:「學聯也不是民選的」「佔中也不是公投發動的」,試圖以子之矛攻子之盾,但會這樣問,大概以為「民主」與「獨裁」「寡頭領導」相等,只是得出結果的手段,而不了解,政制手段只是民主只是外衣,真正的血肉是公平,自由,博愛,相互尊重的善性。而善性必需先於選票,如果所有事情都以「同意票」/「反對票」解決,而失卻背後的善性,那所謂「民主」亦只能淪為多數人暴政或民意。以為民主只是投票的人,絕對粗淺得不知民主為何物。

就以一直貫穿整場運動的「岑周之戀」為例,其實大家心知肚明兩人的性取向,而當事人也早已表明有異性女友。但就算是苦中作樂也好,製造話題也好,不少示威者、或俗稱的「腐女」仍然樂此不疲--這也是一種「民主」,因為有部分人表態支持兩人相戀。但兩人真的會因「民意」而相戀嗎?筆者不認識岑周,從表面證供來看兩人沒有同性戀傾向(但也不能排除基本的可能性),如果現在「公投岑周應否相戀」,而大部分都投了同意票,我們是否又要握住選票怒吼:「我們都公投了,為什麼你們還是不相戀!」

真正的民主,不在於體制,而應該任由民眾各自表態:「你們好配哦!」「岑傲輝不要太粗暴!」「從實招來!孩子的爸到底是誰!」是呀,亂世的愛侶怎能不動人呢?但表態過後,我們仍然應該尊重當事人的理性辯解,應該明白,不理性要求兩人相戀的是我們,扭曲他人的性取向並不人道。社會問題的複雜性僅次於男女愛情,當有分歧而長時間無法代解,便只能用「公投」的投票解決,但這仍然不是最好的方式,因被否決的少數人,不代表受到尊重,民主不只是開路給我們同意的多數,也需要尊重和接受我們所不同意的意向。

如果未來的香港,每一天都像這個月的佔領區,可以不慍不火表達意見,可以用說話去共同解決問題,共同奮鬥前進,在分歧前達成共識,投不投票,也只是形式。真正的「完全民主」,不在政制 而在知所進退,我們相信佔領可以改變社會,所以我們根本不需要選票,所以我們累了,但堅持每天留守,亦正如我們希望岑周相戀,但仍然笑而不語,享受那一場正因其未曾發生而更顯珍貴的淒戀。

作者:越鹿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