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打革命,已近三星期有多,相信大家印象最深刻的是衝入公民廣場和 87 枚催淚彈的一刻,以及最近的雙方談判。不過,

據明報即時新聞的Facebook 專頁得出:

【突發!周日公投】學聯向政府提出多個條件,要求港府提交的報告,要確保能改變人大決定的框架,在周日將舉行廣場公投決定是否接受。

學聯澄清,投票和是否撤離並無關係。
(郭慶輝攝)

政府至今尚未讓步,學聯眾輩又再次公投,考慮離場。無他,大家都疲累,不過從 928 開始,學聯學民相繼宣佈佔領行動由民眾自行發展。為何又有如斯投票公投呢?小編嘗試作出三大揣測,大家可從多角度觀看和思考。

1. 「四方會議」鷹鴿爭鋒,意見不一。談判是「四方會議」的妥協產物。

自罷課 Day 1 或之前起,學聯、學民思潮、佔中三子與泛民政團一向召開「四方會議」商討形勢,即時拆局。不過奇怪地,每到談判時分,總有三子或其他賢達主動出來受訪,明言退場或自首被捕。當然,兩者都要有中間人出來主持大局,平衡雙方利益。第一次林鄭主動應邀學聯談判,但自己單方面斷絕。第二次,正式談判,但就意見不一。學聯五子中對話內容東拉西扯,兜工資,住房為題,側擊政府要求真普選。小編認為學聯的對話立場只有大方向,細節上難以直接扯上政治問題。說穿了,有了普選,就有了大家認同的 Rule of the Game。如果他們有收聽陶傑的光明頂,黃毓民的雄辯,應可以學會一招半式,先禮後兵,以反覆論證和反問去迫使三人組(其實是五人,不過兩位從不發言,如同箭靶),再要求政府不斷出價,直到學聯一方接受。以上其一強硬方法使政府讓步,不足以證明內部分工混亂,但是學聯的辯論內容,重心多次失焦,蜻蜓點水,此時此刻,恰如反東北、遺址保育、的彼時彼刻。固然力議佔領公民廣場的學民思潮主張行動升級,但佔中三子與泛民政團一直主張和平理性的公民抗命,表達訴求。有得傾,一定會傾。其實不少香港人都心知肚明,雙方為自己定下一個永不相交的底線。況且,雙方分別是人民和中共的代理人而已,沒有共識是預料中事。為何要再談?相信是佔中三子與泛民政團力排眾議之結果。

2. 得到自我認同,借民意講數。

參與人數一直都是抗爭的籌碼。即使做個樣子也可以震懾警察。「四方會議」則以為人數不足,繼續爭取「中間派」支持,借更多人數為談判籌碼。跟左翼社運份子交情深厚的學聯副秘書長岑敖暉嘗試讓出部份道路。結果?又是爭取勇武的村民去守護金鐘。所謂政治中立的人一個也不出來。是次談判呢?人數不是比前幾日的多了很多,只是多了人紮營。他們和親密媒體會大肆宣揚在金鐘的人如何和平抗命,如何百花齊放。支持或大會已自我過濾,只看親密媒體,互相吹捧,鮮有針對事實的檢討。參加人數和意向一直未被量化計算。他們來一個公投,可能是基於以上原因。不過,他們會仿效 622 公投,以電腦、電話、親身到場投票,需要交出名字、電話、身份證號碼。 這跟被捕時交出的資料一樣。昔日的公投更可以被保皇派視作有 6XX 萬人不支持公民提名之謬語‥‥‥最後更來個817反佔中遊行數萬人上街。結果,就是做了一群政治中立,獨立思想的人。香港的教育,媒體極力主張中立,但其實不少社評都是各打三十大板,最後草筆了事,引入「呈交功課,例行公事」的填鴨作風到工作層面,甚至專門行業上。那班中立群眾,不是瘋狂工作而麻目,就是習慣「呈交功課」。為何而做,要做什麼的問題一概不答,更遑論政治,民生思想呢?他們正正就是沒有出來支持或反對。他們只說 Who fucking care,工作還在就可。如今公投,又是做了一群政治中立,獨立思想的人。得到了數,就是有六萬人支持撒退,四萬人支持留守,幾千人支持升級。警察見到自己人手比民眾多,自然可以口實清場,得到個人資料更可以大興拘捕,減低成本。借民意講數?再跟政府談判時直接導出以上取態數據,結果如何,大家自然想到,小編不必多說。

3. 再次自詡大會,重掌行動主權。

在這三個星期上,「四方會議」一直用盡人情網絡,在公在私,在明在暗都想重掌行動主權。由旺角擺街站,搬走物資,John Lennon 單張崇拜。金鐘時有教授賢達道出香港現況,會議謬事,甚至高叫唱歌,自娛娛人,但鮮有邏輯思辨和行動注意上採討。小編同意抗爭行動多元化,但不至於總體方向走向和平像綿羊。因為一日政府未讓步,流血衡突一直都在,只是沒有 Trigger point。如今會議主張先讓後撒,跟主張留守的旺角公民,立場南轅北轍。公投就是引起更深分化,好讓保皇一派繼續施分,發起群眾鬥群眾。689 道出 14K 月薪以上才可表達普選立場,借黑底議員之手挑起警察、黑社會、民眾的衝突。大會更可以借公投「分而治之」,利用公投結果重掌行動主權,更可以加速內鬥,好讓警察清場,689 繼續施工。戴生好野,多謝戴生!

以上就是我個人對星期日的個人揣測。不過,公投結果如何,香港人都是沒有任何選擇 – 自發抗爭,勇武禦外。

封面圖片來源:明報即時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