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一直很想寫這一篇的。但因為只是一個幻想,想想拿來寫文好像不好。最後經反覆思量,想及我在這寫文的目的只是想出力救助萬民,如果這個幻想能夠提出來令大家思考或補元,令大家多一點力量,那什麼都不重要了。

一星期罷課時,每一天都有不同的講者在開辦關於民主的課堂。小弟最深刻的一個演講是由李劍明先生主講的 「金融化與香港的經濟不平等」

當中提到,因為金融化、全球化和新自由主義的影響下,股市的流動和浮動是非常大,股市升升跌跌可以是一夜之間,因為大家知道買股票的利益增幅永遠大過自身人工,所以人人都投身股市,而大家可能今天買股票,當日一升,有一點賺頭,第二天就賣了,這令到企業管理層不能夠長遠掌握公司前景,而變得非常短視。

企業管理層因為要顧及股東利益,而所有決策就會變成只為企業的股價提升,而不顧公司的長遠利益,例如生產力、工人福利。操控工人變成一個令股價上升的一個工具,例如解僱員工,又或者外判員工,令到股價上升。因為公司的資源都在上述和在股市賺錢的考慮作分配,而剝奪了員工的人工加幅,低下階層因為沒有餘錢投放在股市,賺錢的方法就受困於人工之上,所以貧富懸殊就逐漸因為這個原因而變大。

企業的生產力實質沒有變大,因為只用短視的眼光令股價向上升,以錢賺錢。我的聯想是基於這個大情況而忽發的。記得這是在我928凌晨坐的士回家,跟支持運動的司機大談時局之際一起想出來的。先聲明,以下我倆的聯想是沒有事實跟據的。

記得當年梁振英上任時,一直做很多事來架空金管局,難不成是為了掏空外匯儲備?

掏空外匯儲備,為的當然是金發局裡面出謀的私人利益關係者,亦即是中共爪牙和中國有密切關係的中資大財團。

你看看建一個高鐵現在都差不多用近千億,連大陸人都發問到「建什麼鬼鐵路要用六百多億?」 (這是我今年聽過最好笑的笑話。),已經可以知道港府用錢多麼荒謬絕倫。繼續讓政府只是一味送錢往中資股東和中共的手上,而不是利用公帑去用在改善民生和企業生產力有關的用途上,遲早會借為了經濟增長,發展就是硬道理而要持續發展,但又公帑不夠用的名義,搞上了保護香港經濟的外匯儲備。

而令我最擔心的是,企業的生產力不斷下降,加上工人因為保住一個飯碗而不停向政府福利靠攏,例如加入公務員 – – 這個沒有提供社會生產力的行列,不做事去領取綜援,這都令外強中乾的企業經不起風浪。而外匯儲備是當年金融風暴時穩定股市的救命藥。如果外匯儲備被掏空,如再受到任何大型的股市狙擊,沒有外匯儲備的保護,豈不是整個市場立即崩塌?除了中資股東,中共,其他的香港人會因為這樣的狙擊而「一鋪清袋」,包括那群不想理會世事的中產,港資商人,通通一夜之間淪為貧民。

幻想幻想而已,前兩年倒真的是一種幻想。然而現在管治急促倒退,三權墮落而合作,我真的恐怕這個幻想會成真。

之前,小弟寫了關於社會責任的一篇文章《要達到真正民主自由就需要提倡社會責任》,就是想提醒,提倡港人,包括商家要顧及社會責任,不要只顧錢生錢,要實質的照顧和增強生產力,保障打工仔利益,和這篇是一個和應來的。重視社會責任,是港人能盡力保存經濟力量和持續發展的重要手段,而不是政府和中共所不斷提出「發展」就是一切,與只顧金融和地產就不顧一切。因為這或者會成為經濟爆破崩塌的一個前奏。

小弟望拋磚引玉,懇請看到這篇幻想文後,指點一下小弟的幻想有沒有事實跟理論上的跟據。小弟經濟知識貧乏,如果錯得離譜,還望指正,不要 _ _ 小弟。

因為如果這是有事實跟據的話,可能就真的成為「全民」起來反抗暴政的理由了。

備注:文中片源出自 SocREC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