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否定公民提名一點,回顧當日的所謂對話,從政府一方的論調,可以得出以下三個命題。

1. 香港非政治實體。
2. 故此法理上普選特首的方式以人大決定及基本法規定為絕對框架。
3. 而所有修改以上決定或規定的構想皆不切實際。

而對話的主要內容,政府以上述三項命題否定學聯代表提出的要求,例如要求人大修改決定,或修改基本法,以公民提名方式達至更高民主程度的真普選。

關於上述三項命題,容我整理一下政府一方的論據。

1. 香港非政治實體,這一點就目前來說是政治現實。
2. 由於香港非政治實體,所以共產黨有憲制責任和權力決定香港民主發展。基本法為香港憲制性文件,所以要遵循基本法規定推行普選。
3. 政府認為時間緊迫,香港大多數人要求2017年能一人一票選特首,目前已無足夠時間修改基本法。而人大決定是不容香港挑戰或修改,因為香港只屬特別行政區無權干涉中央政府。此外,認為社會意見不同,以百萬人簽名為由,拒絕提交補充報告,要求人大修改決定。

我無意駁斥這三項命題就以上論據在邏輯上是否成立,退一萬步我假設是成立的話,就香港民主發展我們從中可以得到什麼最簡單最直接最關鍵的啟示?

1. 只要香港成為政治實體,普選特首的方式就毋須遵從所謂人大決定的框架,以及香港有權重訂基本法。公民提名也就不再受束縛,香港有真普選。而如何令香港成為政治實體,方法很有多,請各位深思。

以上不含任何道德批判,僅從香港要如何達至公民提名的真普選作理性分析。

如果當日對話,我有幸參與其中的話,我會請教林鄭月娥,根據閣下的意思,是否邏輯上香港成為政治實體,就可以脫離人大決定,重訂香港憲法,達至有公民提名的真普選?

也許你會罵我激進。我只能回應,就像中國人典型的反貪官,不反皇帝的思想,或許香港人也有反梁振英,反假普選,但不反共產黨的思想。我只是從政府官員的邏輯中,看到這條最直接通往公民提名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