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作者實地採訪旺角佔領區,遇上學聯代表在世紀對話後到場收集群眾意見。現場有市民批評泛民議員和理非非, 及質疑學聯與政府之對話未有爭取到成效,記者遂將群眾之真實意見發佈於臉書專頁,卻惹來「分化」之指控。身為總編,不能容忍同事報導真相卻遭受如此辱罵,我認為有義務回應。

首先,「分化」這帽子,我們不怕戴,因為這場運動自一開始,已是一場分化了的運動。

佔中三恥9月27深夜騎劫學運啟動佔中,是為第一次分化。

928發射催淚彈,學聯與佔中不斷叫人撤退,是為第二次分化。

群眾自發行動,成功固守三大陣地,明明撤退了的學聯和三恥又堂而皇之跑上大台,派出糾察到各佔領區商討拆鐵馬,開電車路,與群眾產生嚴重衝突,是為第三次分化。

不斷有人在臉書散佈「旺角是雞肋,應撤回金鐘」言論,以至突然有自稱示威者代表人士宣佈旺角及龍和道解散,是為第四次分化。

在警黑合作衝擊旺角時,金鐘所謂大會非但不聲援,反叫群眾撤回金鐘,是為第五次分化。

包括社民連梁國雄、學聯常委張秀賢等人,一直放話要重奪旺角,建立大會,以資談判籌碼,破壞這場運動一直強調的「無大會,無組織」精神,是為第六次分化。

批評本報同事分化沒有問題,但是不是也要聲討學聯左膠等人至少六次分化行為,以示公允?

學聯代表在對話後派代表到各佔領區聽取民意,相信並非只為接受歡呼撒花的英雄式歡迎,而是想知道民眾對這場對話的真實感受,以改進談判策略,如此一來群眾的批評理應視作寶貴意見,有則改之,無則加勉。將批評一律扣上「分化」帽子再行打壓,相信不是學聯以至群眾所樂見。

而本報記者將群眾對學聯的感受如實轉載,更不應受到非議,有人若想以扣帽子來阻止我們報導真相,我們決不屈服。

擷取

有人說批評學聯可以,但應該要有建設性提議,否則即是分化。我認為建設性提議固然是好,但不代表沒反建議之批評就沒意義。正如我看到有人打噴嚏流鼻水,我能提醒他正在生病,我沒本事提議他食什麼藥能夠痊癒,是否代表我的提醒沒意義?

學聯當然未至於生病如此嚴重,但學聯談判有改善空間,是否連提出都要被打成「分化」?我反問一句,一味安慰學聯已經做得很好之類的溫馨說話,又很有用麽?能夠幫助打破談判僵局麽?

有人說我們是鬼,平時發表一些「啱聽」說話,適當時候就會「黎料」。這些人大概以為本報只需服侍他一人,奉旨要說些他喜歡的說話,對這些人我只能說:

Tsangwordp1

必須強調本報歡迎一切來稿,左中右挺共反共皆可,只要有質素即行刊登。不滿意編輯言論,可隨便來稿批評。我們亦不會亂禁臉書留言,對方可能以為我們是社會主義行動,或吳文遠之流了。

空言團結,卻無視異見,這種「團結」是真正團結嗎?有句話說得很對:為相同而團結,而不是為團結而相同。本報在現時這股「學聯是罵不得的」之氛圍下,更要負起責任將其他聲音報導,要unlike,要唱衰,隨便。

將反對意見扣帽子再打壓很容易,要認真聆聽批評再反思卻很難,望學聯諸君銘記在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