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述《samhou6 (好人™ ~SAM~)》之銘言:

梁振英的矛盾論,就是要撕裂社會,人民鬥人民,越亂越有機,如果我們每個行業,都出現這種情況,我們的社會,這一道裂痕,不是時間和金錢可以彌補的!懇請大家仇視他之前,停一停,想一想,畢竟大家和他一樣,都不是聖人。最後我想跟王晶說,我常對人說我有半層樓是王晶幫我賺的,這是真的!多謝你!並祝身體健康,新片大賣!

 

這段話我挺欣賞杜汶澤的。
不是他的人品, 畢竟所有跟人品有關的, 都可能只是場面話.

而是他點出了一個重要的問題, 就是為甚麼香港會有些人無論怎樣劣勢都會站出來對現在的政治有意見. 這其實可能只有少數人會看到, 一個慢慢滲透的現象。

以前有大陸朋友問我, 為何我總是站在弱勢的一方。有權有錢有武力的, 他們是強勢的一方. 以我的才能和見識, 只要願意聽他們的話, 也許妥協一下支持他們, 讓他們安然統治, 則世界太平, 自己也能得利, 何樂而不為?我對他們答, 在長時間的觀察後, 我得出了一個頗為悲觀的結論. 所以我無法這樣做, 我認為如果順應這種想法, 不僅不會導致社會的穩定與和平, 在短期的繁榮後, 反而會引致更大的混亂。我對我的朋友說, 大多抱的態度, 都是半信半疑。

我留意到, 在目前的統治意識形態和秩序中, 有一個很大的手段問題。

統治的一個重要技巧, 叫作「分而治之」, 你想要統治一群人, 最簡單的方法, 就是將那群人撕裂、分化, 引起他們的衝突, 讓他們互相敵對、憎恨, 他們互相憎恨對方猶勝於去統治他們的你。然後在他們的內鬥中, 為了取得勝利, 就寧可爭取外來強勢統治者的支持, 這樣, 外來者就能夠不斷強化其統治穩定性了。

而我留意到, 我們現在這時代, 正是建基於不斷的分而治之下, 泛中華的地區, 不論是香港、澳門或臺灣。表面上我們常說華人要團結, 但實際上, 協助統治的團體們, 很熱衷於對各個社會, 實施分化的策略。

留意了十年, 十多年, 我留意到, 團結和諧這些口號是表面的, 另一隻手, 操作的就是無止境的標籤和抹黑。族群之間、宗教之間、世代之間、語言之間, 不論香港和臺灣, 都是這樣不斷的潛而默化這些影響力。不斷的要求表態, 社會不斷的被撕裂, 香港也好, 臺灣也好, 就是要陷入一種內戰的狀態。

例如香港警察, 我安排了幾個朋友, 十年前投考警察, 這十年間他們回報警察的內部情況讓我知道,原本的香港社運界例如梁國雄, 長期的在鏡頭前的行動, 背後都有取得警察的諒解和認同。所以原本香港的社運跟警察的關係是互相尊重的, 可是這十年間, 某些親北方官僚收買了人心後, 在警察內部不斷宣揚對社運的憎恨, 不斷試探性的做一些破壞雙方默契的命令, 最後去到今天雨傘革命, 社運者與警察已經再沒有過去的諒解, 互相視為敵人。這不是偶然的, 也不是單方面的錯, 如果閱讀其脈絡, 就是刻意要營造這種情況的。

今天憎恨示威者的警察是甚麼人?
這些我的朋友, 他們的陣營, 就是極度厭惡共產黨的統治。
但是他們今天比起北方的統治更厭惡示威者。
即使不合理的命令是源自他們的上級。

近幾年批鬥式的不斷將一些教師之類的小事, 抓出來大肆攻擊, 然後倒轉陣營受到了很大的壓力後, 就不服氣的復仇, 然後互相鬥爭。幾個明顯的資金來源, 源源不絕的提供錢, 就是為了無事變小事, 再把小事化大。這些給我情報的朋友, 都是多年來我鼓勵他們去各界發展的。

把這些事情拼湊起來後, 都只指向同一個結論:我們的社會根本就是被刻意分化, 刻意的讓我們, 互相憎恨。我們的社會無論如何都走向混亂, 走向內鬥, 大家曾經有過的同舟共濟的想法, 不斷被各個階級之間的互相不滿取代, 就像警察討厭示威者一樣。透過利誘, 透過威迫, 越來越多人的陣營被撕裂, 我就直接被問過一個問題: 「要不要收維穩費?」

所謂維穩費是甚麼?「維穩」這個詞語, 其實很玄妙。我們常以為維穩就是維持穩定, 但是, 當我把收到的這些所知的事情拼湊起來, 我想, 我對維穩兩字得出一個完全相反的結論。我們一直認為, 他們是想要說服我們乖乖被統治, 也使我們想像, 覺得只要我們乖乖的, 社會就能穩定、和平、繁榮。

但如果這不是事實?

如果, 維穩, 就是透過分化和使社會不穩的方式, 使人們總想依賴外在的權威與靠山去保障安全感, 換句話說, 這些所謂的維穩費, 最終並不是想說服我們去同意現在的統治秩序。而是相反, 不斷破壞我們的社會穩定, 使我們失去安全感, 而期望那個外在統治秩序能回復我們的安全感, 最終把統治變穩固?

也就是, 統治不是建基於我們對統治者的信任上, 而是建基於我們對身旁的人的不信任上。隨著時間進展, 事情變得明朗, 當這些社會們都走向分化, 我就更相信, 這個令人難以接受的更可能是事實。不論香港和臺灣, 都是走向更深的分裂。

這不是維穩, 這是致亂, 杜汶澤這篇文就是看到這一點, 他也察覺到, 當街上的示威者被稱為搞亂社會時, 這全都是煙幕。我們的社會越來越亂, 這個理由被引導至示威者或學生身上, 只是一種掩眼法, 我們的社會被有計劃的分化, 而且這個分化還不是源自甚麼西方勢力。而是直接有些人想要癱瘓香港和臺灣, 本身自有威脅性。我們的社會中上層也許沒有理解這一點, 完全被人耍著玩, 我們直接是被人滲透了。

當理解了這個統治是建立在人與人之間的不信任上, 我確認了他是一個邪道, 無論再怎樣幫助這些人, 這個秩序, 最終也只會換來黑暗的未來。我加入這秩序, 不會看到社會變好, 反而會看到這社會越來越負面。這秩序的理念, 有太多的權術, 扭曲的程度相當的嚴重。

為了繼續強化這統治秩序, 社會會越變越亂, 越來越互相不信任, 以致互相憎恨, 人民之間相鬥。當有一方勝利的時候, 也是社會的力量耗盡, 等待被人在背後吃掉的時候。香港, 已經很明顯中了這一道了, 當一個殖民地被統治, 並不是甚麼問題, 更可怕的是, 為了維持這個殖民地容易被統治, 不斷刺激起這裡的人互相的討厭。

像王晶這些影視人員, 這樣高調的表態, 甚至說的話也有深厚的導向性的, 或者公開講「我跟你絕交」這些訊息, 這不會是一個生意人會說的話, 就算有立場, 生意人為了利益, 何須高調得罪各合作對象?這些話不留情面, 惹人厭惡, 說出來就是刻意要令對方陣營的人討厭。杜汶澤說這些話是被迫說的, 這合理地解釋為何會這樣。

下令對示威者發射催淚彈, 還想示威者不反感, 這可能嗎?
挑釁了示威者後, 又要警察不斷加班, 火上加油, 警察也當然厭惡吧?

事實證明催淚彈不是平息事件, 而是燃起事件。
如果真心想的是「維穩」, 這就是一個嚴重的誤判。
不過如果心裡想的是分化社會,
這個指令就完全成功了。
王晶的言論也一樣。

這些言論本身就是刻意令社會更撕裂的工具, 是投名狀, 透過媒體, 讓我們更討厭這些跟我們親近的人。香港人討厭香港人、臺灣人討厭臺灣人、香港人再討厭臺灣人、臺灣人也討厭香港人…. 當大家互相討厭後, 這些人就難以再凝聚出甚麼力量了。

而大部份人受這種擺佈, 也是無可厚非的, 你怎樣說服被催淚瓦斯弄痛過的示威者, 不去厭惡警察?你怎樣說服不斷加班的警察, 不去厭惡示威者?這是不合人性的。可是一旦完全跟隨人性, 我們就會完全被控制, 不斷被分化。臺灣在發生的, 不也是相近的事?所以我不太會去說服別人, 不要被這種仇恨控制, 即使我知道這種仇恨是被刻意製造出來的。這種時候你跑出來大叫「不要仇恨」, 除了被嘲笑外你還會得到甚麼?

這個局面真的不能破解嗎?
不是。

杜汶澤就做了很好的示範,
就是看透這件事, 直接抽離情緒, 不要受其影響。
即可反將其一軍,
條理的把這個情況說出來。

這就是漂亮的一著。
沉溺於偏見和情緒的人, 是做不到的。

所以, 杜汶澤十分的清醒。
除了他之外, 周潤發看似也意識到這一點吧。